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百日方王/Day39】王不见王

我居然忘了今天是我_(:зゝ∠)_怕是要被自己蠢死
一个奇奇怪怪的paro,希望你们喜欢♡




“没人同意你成为下一任的领主。”方士谦勾着笑容,任谁都能看出他眼底的嘲讽。

“既然上任领主将这个位置给我,我会做到最好。”王杰希却不为所动,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那样的平静。

“没人会比林杰做的更好。”他的态度终于惹怒了方士谦,他愤怒地一拍桌子起来,死死瞪进王杰希眼里。

“我知道”王杰希似乎叹了口气,轻的让方士谦以为是错觉“所以我会努力。”

“如果说你所谓的努力就是一个人单打独斗,那你可真是做的漂亮。”

王杰希突然沉默了,眼睛里冷静和挣扎各占一半。

方士谦看他半晌,摔门而去。

自此,微草分为两部分,方士谦占一块地为王,他们成了争锋相对的两部分,势均力敌。

有人同王杰希建议过如果攻进那半土地,统一微草,王杰希沉默许久,也只是一句“让他去吧。”仿佛看透人间生死与权利。

他们就这样,彼此对立,彼此牵制,日子波澜不惊而过。没人谁挑起战火,紧张的关系,却也是平静的关系。

偶尔王杰希也会觉得他们这样没什么不好,至少方士谦不会对他张口就是刺,不会把他心里头那一点暗恋的旖旎心思击个粉碎。

是的,王杰希喜欢方士谦,从还是一个孩子开始。他喜欢方士谦眼睛里一点少年锐气,站在林杰身后,披坚执锐战定天下的模样。然而这些不属于他,方士谦于他,或许永远只能是一个对手。

所以他们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们之间的关系安稳。

一点慰藉。

他也在努力改变自己,他曾经是军队里颇负盛名的魔术师,没有人懂他的意图,对手不懂,同样的,队友也不懂。

现在,他要融入到他的军队里,抛弃所有既定的模式,就好像再造血肉一样的艰难。可他必须要这样做,他不想辜负林杰对他的信任,他想成为微草优秀的领主。

至于方士谦…也罢,由他去吧。

王杰希成为领主的第二年,百花来犯。他领兵亲下战场,与百花的领主碰了面。这一年孙哲平受伤,张佳乐单枪匹马征战四方,来势凶猛锐不可当。

王杰希自问自己能否战胜张佳乐,答案飘忽不定。微草一分为二,只有一半的兵力在他手上,他用什么来抵挡百花的大军,又如何战胜在他看来已然疯魔的张佳乐。

他深知方士谦根本不会帮他,所以他只能拼死一搏。

两军在第三天正式交战,他看见张佳乐站在他浩大军队的最前面,表情凝重,眼睛里像是死了一汪水。他知道为什么,然而除了叹一句造化弄人外再也感慨不出来什么。

事实上,他和张佳乐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心疼谁。但是张佳乐又比他幸运一点,至少他的爱人与他两情相悦,而非他这样,狼狈的妄图得到谁的关注。

他动了。

他像一个真正的王那样,英勇而决绝。他接过侍卫手里的剑,拔剑出鞘,剑仞上折出日光,分外耀眼,看呆了身后一众将士。唯有王杰希,平静的看着剑,没有一点波澜。许久,他抬眼看了看那一半的微草,微微扬了声音:“出征。”

身后,副将拉长调子高声重复着这句话,马蹄踏起灰尘,直指百花大军。

方士谦,我不会输的,你也休想看我狼狈模样。王杰希几乎是报复似的想,而后毅然决然冲入交战的人群。

一旁的山上,年轻人已穿好铠甲,冷冷地望着战局,脸色阴郁。一边的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到:“王,我们不下去么?”

“再等等。”年轻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似是叹息一样的轻,与他的神色没有半点相符的地方。

他只是凝神望着那个人的方向,好像他身上有胶水,将他的目光牢牢地粘在他身上。

他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他看着王杰希穿梭在军阵中排兵调将,与之前那个神出鬼没的小子有着天壤之别。他像王又似普通的兵士,看似平凡的招式,却藏不住身上光芒的耀眼。

他终于长叹出声。

王不见王啊。这微草到底是王杰希的天下。

他转身走下山顶,不远处属于他的军队也已披挂好,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可出发。他翻身上马,高声说到:“自今日起,你们就是微草的军队,而非我方士谦的军队。”

“现在,出征——!”

而另一边,王杰希的军队已经落了下风,百花人太多了,纵然他王杰希呕心沥血机关算尽,也终究无法抹杀人数上的劣势。他叹了口气,却没有因此绝望,他后退回到王帐,开始更加冷静的布局。

远处,马声嘶鸣,他不可置信的出了王帐,方士谦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见他出来,翻身下马抱拳行礼:“在下来迟,望领主赎罪。”

这下王杰希是真的懵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忘记了开口说话。他觉得自己怕是在做梦,方士谦怎么会这样好心来帮他。

然而不是梦,方士谦真的就这样随他进了王帐,对他的布局中的漏洞细心的指出来,他恍恍惚惚看着方士谦指在地图上的手指,心头像炸开了一朵烟花一样的喜悦。

梦中的画面似乎成了真,他真的和方士谦比肩而立,他们之间充满了默契,简直不像是第一次合作。

三天后,百花抵不住压力而撤兵。

两年后,他们又联手抵御了前来进犯的蓝雨军队。

他们俩成了荣耀大陆上的传说,令无数人闻风丧胆。

在王杰希接任领主的第四年,方士谦决定隐退。得知这个消息的王杰希有一点惊诧和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他从前喜欢方士谦,现在是爱方士谦。

他原以为自己应该会满足了,满足于他们这种缓和的关系,然而方士谦越是温柔,他就越是难以自持。于是喜欢演变成苦涩的暗恋,他不敢说,不能说。

对于方士谦而言,他有着同样的难以启齿的心绪。在不知不觉间,他发展自己似乎是爱上了王杰希。喜欢他坐在王座上睥睨众生的模样,更喜欢他被自己一两句就气的说不出话的模样。

他想离开了。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这样的心绪,伤害了他的领主。如果可以,他也希望一直做他身前披坚执锐的将军,然而现在看来,大概是不可能了。

他即将辞行的前一天晚上,王杰希提了坛酒来找他。酒坛里的酒去了半坛,两人都有些醉,王杰希趴在桌上,一向清明的眼睛都混沌了起来。

他说:“方士谦啊,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方士谦一愣,似有千言万语堵在嘴边,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只好沉默着,半晌沙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没有。”

“可我有”王杰希突然直起身子,看着他,最后埋头,把额头轻轻抵在他的肩膀上“我喜欢你”

藏了太久,在即将离别的时刻里,他不想再藏了。

反正都是天涯不见了,说出来也好,至少没了念想。他绝望地想着,一边沉溺在方士谦的温度里,带着几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疯狂,殊不知方士谦的脸上已经满是挣扎。

他感觉到方士谦搭在他肩上的手,有一点苦涩顺着嘴角一直爬到眼底,然而下一秒,他就被突然起来的温度堵住了嘴。

这次,换他呆住了。

面前的人在吻他,深情而用力,像是倾覆了所有感情那样的发泄,吻的他睁大眼睛,手足无措。

“闭上眼睛”方士谦稍离了他的嘴唇,沙哑着嗓子,下一秒,又似忍不住一样的缠了上来,疯狂夺取着他的呼吸。

王杰希这才有了几分意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微笑中加深这个吻。

第二天,方士谦便退隐了,不过也是这一天,微草多了一个谋士。

微草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在偶尔路过他俩跟前时都以一种“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装傻目光躲过去。

在所有纷纷扰扰中他俩还是成了一对儿,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到百年入土,合葬于一处。

故事圆满。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