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阴阳师】百鬼夜行|三尾狐

挖坑一时爽,更新火葬场。
三尾小姐姐的传记——
我发现网易新式神太多了我觉得我写不完了再见
八百比丘尼小姐姐视角






玉藻前手下,皆是美人,妖异的魅惑的,自狐化来,自染三分狐的习气。

都说狐狸无心,虚情假意对谁都能说爱这个字,一切不过是露水情缘。

她亦是那样,天生一副妖媚皮囊,黑发梳成漂亮的发髻,一身红色和服,热烈而绚丽的颜色,衬的皮肤越发的白,纤细的小腿藏在袍子下,随着身形晃动而若隐若现,是一位美人,也是一只妖异的狐。

于是她爱着那样多的人,几乎没有男子可以抵御她的笑容,心甘情愿成为她的猎物,以精气供她修行。这般的痴情,于她而言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笑风生,没人能值得她留住心,所有的爱情不过是她捕猎的手段。狐嘛,哪有真心可言。

可她曾经是真的有过的,那个如樱花一样的女子啊,一转眼就成了她多少年来的梦魇。

彼年的她,尚是一只未成形的红狐狸,误入神社,遇见了那个姑娘。红白衣服,黑色长发垂着,阳光下落着灿金,绚烂而夺目的颜色,几乎是刹那间就吸引了她的眼神。

“嗯?小狐狸?”少女发现了她,冲她走来,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手掌上有温柔的温度,于是她也舒服的眯起眼睛,仰着脖子蹭了蹭少女的指节,乖巧的模样。

女孩顺势抱起来她,怀抱的温度很温柔,像是春风又像是细雨那样,梳理着每一根神经,于是她就这样窝在那红色的和服里,枕着一汪美梦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第一下感觉便是少女柔软的手指,细细的顺过她脖子的皮毛,带起细小的战栗,她扬起脑袋在热烈的阳光里眯起眼睛,妄图看清逆光里少女的脸庞,朦朦胧胧一个金色的影子,比这世上一切的珍宝都更璀璨。

后来她便时常来找少女玩了,明明是只狐妖,却总大摇大摆的出入神社,族人都说这会折损寿命,但她不在乎。

如果不把喜欢的日子过得多一点,那要那么多无趣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

她逐渐修出了人形,她记得第一次化形的时候,玉藻前大人的妖气拢在她身上,她在肆意蔓延的妖气里舒展了四肢,黑色的头发如瀑布一样滑了下来,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姑娘,眉眼稚嫩却已然埋下了妖媚。

“真好看。”她记得玉藻前大人的语气,是难得的欣慰夸赞。

第二天,她便扯了一块和巫女一样颜色的衣服,红色上艳丽的开着一树樱花。初化人形的她连路都走不稳,却还是执拗的一步一步踩着木屐来到神社外面,站在门口时却突然踌躇了脚步。

这还是第一次化成人形去见她啊。

“您是来祈祷的么?”巫女的声音还是温柔的如同五月的日光那样。

“啊…我……”她身平第一次这样的紧张,说话都支支吾吾的,手下抓着的和服已经被揉的皱皱的。

“噗嗤,不知道么?进来吧。”

巫女端上了茶点,在热气的氤氲中,三尾觉得她有些不在人世的感觉。她再也不用仰着头去看她,她们现在是一样的人了。

“你是哪家的孩子?”

三尾摇了摇头,默不作声的捏紧手里的点心,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对方说什么自己都不要承认。

“哎…没有家么”沉默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回复,巫女才又开了口“不如你留在这里?虽然破旧了些,但总归有你一处住处。”

“好。”她终于开了口,像是预谋了许久那样。

其实本来也就预谋了许久。

于是她就在神社住了下来,日子安逸的像是一汪深潭,没有一点水花。她帮着巫女收拾东西扫地洗衣什么都做,只为了换那人一句“怎么又做了这么多事啊,累不累?”

恰到好处的关心与温柔,让她心甘情愿舍弃自己妖的身份。时间久了,她自己都有些忘记自己还是妖了。

巫女为她带回了一根钗子,帮她把长长的头发挽起来,在头顶上盘了几圈,巫女扶着她的
肩膀伏下身去,冲镜子里的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现在是不是觉得凉快一点了?”

她侧了侧头看着那个小巧好看的发髻,抑不住笑意的点了点头:“谢谢大人。”

“你啊”巫女无奈的弯了眼睛“不用叫我大人啊,我与你年龄相差不多,你不如喊我姐姐如何?”

“姐姐……”她歪了歪头,努力露出漂亮的笑容。

姐姐?真可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付了真心。

日子继续一天天的过去,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妖力被神明蚕食着,那种来自神明的压迫感,一点一点挤压着心脏,再后来,她几乎连人形都很难维持住。

“阿尾,出来吃东西啦。”少女欢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她吃力的支起身子,颤颤巍巍的拉开门,阳光有些刺眼,像极了初见的那天,只可惜那天的温暖与温柔,今天都已磨成苍白与无力。

她小心翼翼的踩着木屐,虚弱的腿都快迈不开,却依旧强撑着微笑。

“阿尾…你头上…是什么呀。”巫女的眼睛里漫上了惊恐,细看之下还有不可思议的厌恶。

“头上……?”她心里涌上了些不好的预感,颤抖着手指摸上头顶,一对毛绒绒的耳朵。

是呀,妖力早已微弱到撑不住人形,她苍白着一张脸,再也控制不住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抖了抖身子,化成一只火红的狐狸。

“是你——?!”巫女的声音突然拔高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惊恐。而她却只是凑在人身边,用舌尖小心的舔舐着巫女的手指,然而巫女反应也极快,迅速的抽出手来,眼神都冷了下来。

“你骗我到如今——?罢了,你走吧,请不要再来了。”巫女的声音更冷,冷的像是雪女经过一样。

她呜咽了一声,转身扑离了神社。

“你啊你。”玉藻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嘴上骂着,手下却丝毫不吝惜妖力往她身上送“爱情有这么重要?”

“有。”她化了人形,颤抖着身子窝成一团,眼睛里像死了一汪水。

玉藻前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语气严肃:“你要记住,狐狸都是没心的,动了心,那就是死。”

她抬起头,撞进玉藻前的眼睛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需要什么理由,让自己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她很快就又开始了修行,当年的一股尾巴分成了三条,她盘起她黑色的长发,梳成魅惑的发髻,换上一身红色和服,一双笔直而洁白的腿就那样藏在袍子下,若隐若现。

她早已褪去青涩,曾经那一点的魅惑终究拢上她身子。她终于强大到神社那一点的神力不会影响到她的地步了。

她又去了次神社,当年的风华绝代的巫女早已白了头发,躺在塌上奄奄一息,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她隐去身形,站在巫女塌边看了她许久,这才觉得紧缩的心脏微微舒缓开。

人类啊,真是弱小啊。好像有什么东西模糊了视线,把那个苍老的人晕成了多年前的一缕阳光。

“三尾小姐,告别结束了么?我们可以带走她了么?”不知何时鬼使兄弟已经站在她身边,她愣了愣神,随即弯开一个娇媚笑意:“大人请便呐”

说着转身离去,木屐在青石地上叩开声响,平稳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痴情人啊。”鬼使黑半带调笑的声音突破空气而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让她的脚步突然踉跄一下,难以言喻的悲伤冲上心脏,把那里揉皱成一小团。

有冰凉从脸上划过,砸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劈成两半,一半哭的昏天黑地,另一半默然旁观。

天气真好,阳光那样的灼人,她却仍感受到了寒意,绕着脚腕爬在心上,凉的要命。

她抖了抖身子,又是那只初见时的小狐狸。

结束吧,就这样结束好了,没爱过这平淡一场,一切宛如黄粱美梦,没人在乎的。

现在,梦醒了。

三尾狐端起了茶,结束了这个让人听着难过的故事。晴明大人难得的沉默,只是揉了揉她的头,不置一词。

也许他们是一样的人,背着背德的感情踽踽独行,喜欢都藏在心里,假装平静。

另外,玉藻前也在这一年被封印,那个漂亮且魅惑的女人,也因贪那一点人间情爱,而走向了毁灭。

爱情这种东西,即便是我活了这样长的岁月,也辨不出是非对错,大概也只能如鬼使黑那样叹一句:

——“痴情人啊。”

END.

评论
热度 ( 22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