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靖苏】归焰(九)

完结章♡
前文走tag




这场告白来的那样的突然,他们甚至都未曾说过一句喜欢便这样匆匆定下了关系。

也或许他们的感情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的顺水推舟,无需言语便已经了然于胸。

不论是怎样的理由,总之他们大概是在一起了。

军帐内散进来的缕缕阳光有些温暖,他蜷在萧景琰的腿上做了一场梦,梦里流水落花,一笔一划绘着过往种种。

五岁时他和萧景琰在宫里跑着玩,他一个不经意撞上了一边架子,人倒没事,但是置于顶端的那只花瓶却应声而下,化成一地碎片。

他几乎是骤然怔在原地,这只花瓶是静姨最喜欢的,平时每天都要让宫女小心擦拭的,他竟然就这样把他打碎了?想了半天,还是没忍住一撇小嘴哭了起来,心头害怕难过参半。

萧景琰听到人哭这才匆忙跑来,还以为是他撞疼了,把小包子样的他抱在怀里轻声哄着,却还是止不住他低低的抽噎。

“景琰哥哥……我把静姨的花瓶打碎了……”声音委委屈屈软软糯糯。

“啊花瓶啊?没事没事,小殊不哭了不哭了,这事交给我!”

“真的啊?”他这才止了哭,偷偷透过指缝去看萧景琰,那人一脸自信,于是牵着他幼小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

“真的,不骗你!”

…。

后来啊,静妃娘娘气的满院子追着打萧景琰,据说萧景琰的惨叫惊动了半个宫的人,就这还不够,静妃娘娘还罚了他三个时辰的跪。

而这一切林殊都不知晓,等到林殊成了梅长苏,又快做回林殊的时候他才知道了这个事实,难以抑制的情绪翻涌在心尖之上,扯的呼吸都支离破碎。

那样久远的事,那样幼小的年纪,他却好像还记得萧景琰的表情,还记得那个怀抱的温度。多年再翻起,依然未褪光鲜。

十岁那年呢,十岁那年啊萧景琰带他出去看花灯,他们在人间烟火里穿梭,他攥着萧景琰的衣角,感受着心头喜悦,浓的像那万家灯火一样,化也化不开。

十三岁,他第一次上战场,出征前萧景琰站在城门口为他送行,他记得那天风很大,萧景琰的背影隐在尘土之外,只留下一点红分外扎眼,后来多少年,那抹红色成了他的信仰,成了他屡战屡胜的缘由。

十七岁,梅岭,鲜血的味道混着焦土,灼的他眼底生疼。红色,触目的红色,都是萧景琰的颜色,此刻却都唱着挽歌,嘲笑着他的自以为是,告诉他他再也回不去金陵。

向远方伸出的手什么也抓不住,只有冷的刺骨的风从指缝间悄悄滑走。

突然,有温热覆上他的手背,转而把他的手掌翻过来,十指细细的扣住,体温沿着指尖滑入袖口。

梅长苏一惊,骤然睁开了眼,他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萧景琰,一只手扣着他停在半空中的手,另一只手细细帮他梳着头发,动作轻柔,生怕扰着他那样。

“做噩梦了?”萧景琰见他突然醒来也一怔,随即换上温和的笑意轻声问到。

梅长苏怔怔的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脑海中却如走马灯一般过着梦里的那些画面,那些喜悦那些痛苦那些绝望都真实而清晰,灼烧了他的理智,让他无法控制身体。

于是他顺从了心意,伸手死死的环住萧景琰的脖子,迈在他颈侧呼出一声急促的喘息,心悸一般的死死扣住萧景琰的肩膀,把他们俩融成一个人。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伸手触上怀里人崩的死紧的脊背,轻轻的抚摸着,一下一下,加以微微的力道。

告诉怀里这个难得脆弱的人,他还在,他们都还在。

“长苏,留下来吧。”他啜着满眼无奈和伤痛,感受着怀里人骤然绷紧了已经放松的身体,说不出的苦涩。

果然,他猜对了,梅长苏还是要走。

“为什么要逃呢?你为什么总是想逃呢?”萧景琰觉得他快要把自己逼疯了,这样的想法总是在脑海里盘旋,继而开出黑色的花,蛮横地叫嚣着让他不择手段的留下梅长苏,折了他的羽翼毁了他的傲骨,把他锁在深宫朱墙里,锁一辈子才好。

可他怎么舍得。

他想要的梅长苏,永远是那个一声白衣不卑不亢的青年,纵然从地狱里爬出来也依然那样骄傲干净,带着自尊和傲骨,挺立在他眼前。

“我喜欢你,不是对林殊,就是对梅长苏。”他低下头和埋在怀里的那人额头对额头,那样近的距离,他可以看见梅长苏眼里躲闪的光,和迅速蔓延上的红晕,他心头一喜,手上的力气也加了几分。

“所以,留下来,就留在我身边,看着我亲手创造一个大梁盛世,不好么?”

……。

元祐十七年①,梁帝萧景琰退位,继子萧庭生继位。

久雨初霁,萧景琰站在金陵城外一方小院门口收起油纸伞,有雨滴顺着伞面划落在地,溅起小小的水花。

不远处树下有人捧一卷书,面前斟满两杯茶,在微湿的空气里腾起水雾。

“长苏,我回来了,今天雨可真大。”
“嗯。”

他们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唇齿间都是雨后的清澈味道,更是一盏酿了数十年的酒酿。

……。

“走吧。”新登基的梁帝站在门口听了许久,最后还是调转步子向城中走去。

“陛下,不进去看看?”身边侍奉的人说到。

没什么好看的,庭生心想,烈火和干柴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梅长苏为火,既已归来,为柴的萧景琰又怎么有不燃的道理?

只是那一点的偏差,让他们生生错开了那样长的年岁,却也幸好,一切都没有到最晚的时候。

那么多磨难之后,在这方小院里,他们的红线终于牵在一起。

还有什么可看的呢?

END.

①由于原著中并没有提到萧景琰的年号,所以我一懒索性还是沿用元祐年号_(:3」∠)_





写在最后:

哇终于完结啦我是真的快要不想写了,这篇战线拉的很长,一开始只是为了把归人里没有提到的脑洞全写出来,巴拉巴拉一堆废话居然写了这么多x
老实说我不是很满意的一篇,这篇其实是没有大纲的,真的是想哪写哪,总觉得一个简单的故事让我啰嗦了九章,真的非常感谢一直不嫌弃我的小天使们qwq!
过几天会把全文重修并总结一个电梯间出来,所以归焰就到这里啦!
下一个关于靖苏的长篇故事是个有题纲——有重点——有内容——的故事x大概在本月底就可以和大家见面啦!
感谢一路追归焰的小天使们!我写完啦哈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