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诚台]小特工夫夫的虐狗故事

诚台变小设定

看这题目也不是啥正经文x
送给我花的迟来的生贺!这周太忙了今天才写完otz手机没法艾特就这样吧,么么哒爱你♡
脑洞大如天,一秒换画风
希望不要嫌弃我么么哒x



0.

这是一个遥远而扯淡的故事,当然这只是针对明楼先生而言的。

这是明楼先生并不想回忆的一天,甚至比在小祠堂罚跪更黑暗。

大概一生中也碰不到这样诡异的一天了吧。

1.

黑暗,深巷,脚步错杂迷乱回荡在空旷的巷子里,佐以粗重的喘息,空气里都弥漫着粘稠的血腥味。

有一个人影从从黑暗中闪现出来,惊慌的声音已经脱口而出“阿——”,却被来人捂住了嘴。

明台清晰的感觉到那双手的冰凉,血腥味夹杂着说不出的怪异味道,让他止不住恶心。

“小点声。”明诚的声音里压抑着喘息,脑子里也被这浑身怪异的味道熏的头昏眼花。

“阿诚哥,你身上这什么味道……?”明台稍稍侧了头避开人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明诚也是一头雾水,只记得子弹直直冲他而来,幸亏他躲的快,不然站在这儿和明台闲扯的可就不是他了。

嘶——还挺疼。

明诚扶着自己的手臂,任由明台拖着他往前走,意外受用。

2.

美好的一天,明台从床上悠悠转醒,昨天晚上就像是在梦里一样,一觉醒来颇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也不知道阿诚哥怎样了,伤有没有好一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去看看比较好,于是翻了个身准备下床。

咦?这床怎么这么大?
咦?床边在哪里呀?

滚滚滚滚——诶呦!明台从床上摔到地上,疼的要命。他啜着满眼的泪花花拍拍身上站起来,一下子觉得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为啥所有东西都变大了?!

吱呀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转头看向门口,看到了巨型明楼先生X1,于是他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许久,终于被一阵窸窣声音打断。

是明诚,小小的明诚正顺着明长官的袖子一路滑到明台面前,表情焦躁慌张。

“阿……阿诚哥?你也变小了么?!”

3.

明诚和明台正在举行一次严肃而又正经的会议,会议内容(理论上)是讨论他们为什么会变小,而真正的内容(实际上)是明诚给明台费劲地剥着瓜子仁,而明台抱着有小半个人的瓜子啃的津津有味。

明长官忍不住就把报纸抬高了点,大清早秀恩爱,你们考虑过单身狗没?!

“所以说中心呢?”明楼先生忍不住啦,啪的把报纸往桌上一摔,装出一副很凶的模样。然而明台心下玲珑心思,变小后更是无法无天地放肆。

这不,明家这个小祖宗也学着明楼的样子丢掉手里的瓜子,用小手揉着眼睛,故做委屈的抹着眼泪一副惨兮兮的模样,揪着明诚的衣角就往人怀里钻,一边钻一边还哭哭啼啼着什么:“我都这么可怜了大哥还欺负我”诸如此类,听的明楼嘴角一抽。

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一向听话沉稳的明诚,居然给了他一个愤怒而嫌弃的表情?!

反了反了,这明家到底还算谁管!

明长官今天的心也是很累呢。

4.

“阿诚哥——”小小的明台像一个球球一样滚过来,张开手臂一下子扑在明诚的臂弯里,泪眼汪汪的看着人。

“明台……”明诚有点无奈的揉揉明台的小脑袋,手下却没放松力气,把小家伙又搂了搂。

“所以明台你到底洗不洗澡”明楼捞着一块毛巾一脸的生无可恋,却还努力装出正经而严肃的模样。

心好累。

“我不要!我要阿诚哥跟我洗——!”明台把尾音脱的长长的,坚决贯彻着他耍赖的优良品德x

“胡闹!阿诚也那么小,你们俩——”
“我不听我不管!”

呵呵,反了天了。

“好,我和你洗。”明诚环住不停往他身上蹭的小祖宗,语气温柔而又宠溺,接着又抬眼看向明楼,一副乖巧无辜的模样:“可以麻烦大哥帮忙放好水么?”

呵呵,不能。

然而他还是去放了,带着不情愿和一嘴狗粮,本着明家食物链底端呸长兄如父的理念,听话的给两个小家伙在小碗里放好了水。

想要离家出走的心停都停不下来。

5.

“大哥,我想出去玩!”明台扒在明诚的臂弯里乐呵呵的啃着面前的草莓一边嘟嘟囔囔着。

“不行。”明楼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明台的要求,呵呵,还得寸进尺了?

“我要出去。”
“不行。”
“我要出去!”
“不行。”

明楼一边说着一边把报纸往边上一放,为求个耳根子清净最后妥协着上楼去了,还故意把门摔的震天响。

怎么这么爽xx

然而明台小祖宗却并不觉得失望,相反他高兴的快要炸裂。

耶!大哥终于走了!

“阿诚哥——”他拉长了软糯的调子,小手扯着明诚的袖口,一脸的无辜可爱“我想出去玩”

“呃……”明诚哪招架的了这阵势,明台嘟囔两句他就妥协了,扯住在袖口不安分的小手在掌心里摩挲一下,还是点了头。

“耶!阿诚哥最好了!”说着扑上来在明诚脸上吧唧一口,让明诚一下子愣在原地,心跳雀跃的快要飞起。

然而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爬上阳台,纵然变小了还是一样的灵活,在明台刚从窗框里探出半个脑袋的时候他已经稳稳的落在草丛里,仰着头看趴在窗子上的明台,缓缓打开了手臂。

“跳下来,我接着你。”

日光有些温柔缱绻,恍得明台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温柔扑面而来,满溢在空气里,把阳光熬成金黄的蜜糖。

喜欢啊,那样的喜欢,心跳都稳不住的雀跃起来,像吹开的旗子,像拂过麦田的风。

于是他张开手臂,合着心跳的频率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那人的臂弯里,鼻尖触到了青草的芳香。

那样柔和的味道,那样深情的怀抱。

6.

明楼小心翼翼的在两个丁点大的盘子里装上食物,看得他几乎觉得自己患了老花眼。

而罪魁祸首呢,两个小家伙,正头挨头趴在一边看杂志,明台一脸兴奋的指着书跟明诚说着什么,明诚含笑着点头,伸手替人整理着发丝。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哦。

“吃饭。”明楼没好气的开口,带着怒气和哀怨,带着家门不幸和命途多舛的复杂情绪,给两个小祖宗递了饭。

“态度好差。”明台接过小小的筷子嘟囔一句

“嘿你说什么?反了你了?!”明楼耳力不差,听的清清楚楚。

“略略略。”明台抬起头冲他做了个鬼脸,低下头又凑近明诚换上柔和的声线“阿诚哥多吃点!”

我……

明诚笑眯眯的点点头,伸手把盘子的虾夹给明台,低声嘱咐着他好好吃饭别说话。

艹……

还是考虑一下离家出走要带哪些行李吧。

7.

明家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歇过,我们把其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诚台夫夫组,一个是明楼单身狗组,至于明镜,没听过上帝是不是!x

这不,他们又吵起来啦。

“我要和阿诚哥睡!”
“不行,你又不是没房间。”
“我又没睡你那屋!”
“那也不行,小小年纪都是谁给你惯下的坏毛病”

一个是他肯定惹不起的大姐,一个是他好像也惹不起的明诚。

“好啦,和我睡吧”明诚揉揉明台的头,拉着他的手走向自己的卧室,丝毫不在意明楼心累的脸。

家门不幸啊x

明楼还是妥协了,毕竟明台一个劲的冲他做鬼脸,烦的要命所有把两个小家伙一只手拎一个丢在床上,给盖上薄薄的被子。

“我就知道大哥最好了!晚安!”
“晚安大哥。”

……日,好闪。

“晚安。”明楼熄了灯,在按下把手的时候微微犹豫了一下。

他始料未及的事是他两个弟弟会在一起,会这样头碰头的挨在一起睡觉。

他还记得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那天大姐气的浑身发抖,他俩跪在小祠堂里,任由小皮鞭一下一下的落在身上,一句疼也没喊。

也正是那一瞬间,他原谅了所有本不可原谅的事。

这是一个好时代,因为乱世对离经叛道从来宽容的敞开怀抱,他们在这样黑暗的潭水里爱的哪样的深,以至于沉溺成一个人。

这是一个好时代,真的。

8.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拂上明诚的脸时,他睁开了眼睛,眼前是明台,五官舒展,四肢有力。

哦,他们又正常了。

若不是指尖还缠绵着,他几乎要怀疑那是一场梦了。然而是不是梦又如何呢?阳光还是那样的热烈,空气还是那样的温暖,明台还是心上的那个人。

他微微用力的回扣住那人的指尖,微微弯了腰把人的头埋进怀里,遮住刺眼的光芒。

又是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03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