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诚台]故事之中的故事

#现代架空+剑三游戏设定
#脑洞大如天
#电五姨妈服高贵冷艳一个秀问你们约么x




名词提示:
1.剑三基三剑网三,全称剑侠情缘三,西山居出品值得信赖x
2.纯阳,其中一个门派,道家设定,dps职业,分两个心法:紫霞功和太虚剑意,一般气纯是指紫霞心法,剑纯就是指太虚剑意心法,至于有啥区别不影响阅读,真好奇就去玩呀嘻嘻xxx
3.藏剑,其中一个门派,以铸剑著称,近战dps职业,双兵器一把轻剑一把重剑,双心法一个控制轻剑一个控制重剑,剩下的不影响阅读,真好奇请参考上一条x
4.七秀,其中一个门派,武器双剑,该门派没有成男体型,双心法一个冰心,dps心法,一个云裳,奶心法
5.pve 玩家对电脑,打本之类的,pvp 玩家对玩家 pvbb 嘻嘻自己理解x
6.攻防战场jjc牛车跑商,pvp的几个主要活动,剩下的就是野外撸人头这种无组织无纪律x的活动
7.jjc指竞技场,22 33 55就是指二对二,三对三或者五对五这样
8.玄晶,一个可以拍出天价rmb的玩意儿,可以用来做武器,冲着价格你就知道攻击力多牛批,还附带闪亮亮光效,简直土豪象征x
9.#阴险 #鄙视 这俩是两个表情
10.这条写给玩过剑三的,全文设定在90年代,不是不想写95,是开了95之后我上课太忙了没好好玩😂


0.

明诚是个道长,仙风道骨的那种,即使进战了也仙风道骨帅的惨绝人寰的那种。

他的弟弟明台是个二少爷,人傻钱多手法犀利走位风骚pvbb三十年的那种。

哦你问明楼?老干部不玩网游。

1.

这是一个剑网三火遍大江南北的时代,在闺蜜呸好朋友于曼丽长达一个月的洗脑安利之后明台终于忍无可忍下了这个游戏。

嗯,他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好玩。

剑网三是个什么游戏,别名世纪佳缘三,男女比例1:1的神奇网游,基佬腐女半边天,818复制党另外半边天的和谐画风,当然……这些事是于曼丽不会说的。

嘻嘻。

于曼丽是个高贵的公主秀,单修冰心,pvp,脾气不小有仇必报,剑破底下的人头数都数不清。

然而今天,她的秀姐却突然出现在稻香村里,惊呆一群新人和小号,而令他们更加目瞪口呆的是这位高冷的秀姐居然!带了!一个新人!还是个二少爷!

这信息量太大我得缓缓。

2.

明台是个少爷脾气,这点于曼丽从小都知道,明家他老三,从小被宠上天,他犯错他二哥背锅他大哥挨打,对此于曼丽表示他们明家可真会玩x

于是这个有点少爷脾气的小少爷选了一个藏剑,这让于曼丽在收到那人的回复之后冷漠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剑三这个游戏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但对明台这种纵横网游多年的人来说那真是没啥难度,升级刷刷刷刷,四天就满了级。

“旁友,打架否?”这一天明台一上线就看见了于曼丽的一条密聊,接下来就是一条召请。

尼玛你这是让我选么?!小少爷在心中冲着那个艾迪竖了无数中指。

不过说起来满级之后打了几个本,还从来没打过架,天天听着于曼丽念叨撸人头有多么多么好玩,多么多么爽,鄙视归鄙视,心里头还是有点动心的,于是他也干脆利落的点了召请,读条一过刚一落地就看见对面黑压压的红名。

你悄悄地对[怜长音]悄悄地说:woc咋这么多红名
[怜长音]悄悄地说:野外对上了那就干呗还能有啥,哎你看对面那个[月言],焦点他!一会鹤归风车别客气直接脸上招呼。

明台听话的焦点了那个叫[月言]的角色,脑袋上出现了角色信息,是一个纯阳,气纯。

你悄悄地对[怜长音]说:为啥焦点他,你们有仇啊?
[怜长音]悄悄地说:恶狗那边一个大帮的帮主,野外杀了我两次我杀不过,你这么犀利一定可以的#阴险

明台盯着那个玩味的表情看了许久,努力忍住了想爆粗口的欲望。

哦,呵呵。

3.

很快明台就意识到了于曼丽的心情,对面这哪是仙风道骨的道长啊!分明是条疯狗!

是的,他贡献出了他在剑三的第一个人头。

[怜长音]悄悄地说:啧啧小伙子不行啊
你悄悄地对[怜长音]说:你行你上!!

明台脾气上来了谁也拦不住,愤怒之下的他竟是杀红了眼,四个小时一直追着那人屁股后面打,虽然输多赢少却也在一夜间让全服的人记住了这个叫[眷尘]的二少。

总之明台是火了,走哪都有人指着他说:“哎快看,那个追着月言杀了四个小时的小黄鸡。”对此明台表示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excuse me?!你才小黄鸡!我是你眷尘爸爸!

于是明台愤恨的在心里又把月言那个名字画了无数个叉。

其实月言找过他,那天杀了四个小时实在是杀的他身心俱疲怀疑人生,在这种适合一个人感伤岁月的时间里对面那个狗怂给他发了条密聊

——“手法不错,再多练练”

练你爸爸!不是你老子能有这么狼狈?!

你悄悄地对[月言]说:呵呵,下次见。

4.

明台正式走上了一条pvp的不归路,jjc攻防战场跑商牛车,样样不落,比清cd还要积极。

“你咋了这是,痛改前非好好做人了?”于曼丽坐在明台对面一边更着文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他。

“你变了,你不是我爱的那个儿子了。”明台一脸痛心的狠狠咂了一口饮料。

于是于曼丽丝毫不客气的顺手一本书甩人脸上,她其实还想再甩他点什么,可惜她还有个经年大坑没填,再不交文估计明天编辑就得提刀杀上门来,斟酌利弊之后她还是觉得生命更重要,至于明台,反正有人管。

是的,于曼丽是个可怕的写手,标签耽美,写的了傻白甜发的了刀,以至于混迹剑三圈的还没有不认识这个她的,而她近来开的一个坑就是以他的好兄弟明台和老仇人月言为原型的一段相爱相杀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所以她很乐意看着明台每天磨着牙刷战阶的画面,嘻嘻,新梗get

5.

明台今年大一,而他还有个哥哥明诚,今年研一,他们在同所大学。

“明台,你哥给你送东西来了。”舍友喊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对面两个恶人打的天昏地暗,胡乱应了一句“好好好”转头就忘,继续把键盘按的噼啪响,以至于明诚已经进了他宿舍他都不知道。

“明台。”语气冷淡冷淡冷淡,吓的他一哆嗦下意识的踹掉电源,动作熟练一看就是有丰富经验。

“哥哥哥哥……你看我不知道你来了,所以……”他在心里刷了一屏的怎么破doxiyo要死啦完蛋啦,心虚的没敢看明诚的脸。

明台在家就是个混世小霸王,天不怕地不怕,可他唯一害怕的就是他这个二哥,并不是因为明诚有多凶,而是他吧……是个gay,好巧不巧吧……还喜欢他这个哥哥。

明台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是从那时起,他总是若有若无的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他可以和明楼插科打诨,却在明诚面前连反驳都说不出来。

他怕明诚,更多的是怕他压抑不住的情绪。

比如现在,他垂着脑袋咬着下唇,看着明诚漂亮的指尖,心里头歉疚和喜悦各占一半,面上却还压抑着表情,装出一副乖巧模样来。

果然,明诚叹了口气揉上他头发,语气还生硬着,却已没了怒气:“好好学习吧,都多大人了。”

“嗯嗯嗯”他胡乱应着,心里开满了一地的小花!

嘤!阿诚哥摸我头啦!怎么破好激动!!!

6.

送走明诚后他一边叼着大姐给他买的草莓一边无所事事的挖着宝,突然收到了来自于曼丽的密聊。

[怜长音]悄悄地说:打不打22,我这周币没刷
你悄悄对[怜长音]说:打打打,我给你说我哥刚才来了!他还摸我头你造么!!
[怜长音]悄悄地说:#鄙视#鄙视#鄙视
[怜长音]悄悄地说:瞧你那点出息

咋了,我乐意。心情好极的小少爷咬了一大口草莓,检查好奇穴就喊于曼丽排。也许是今天心情格外的好,明台打的顺手极了,转眼就要上八段了。

你悄悄地对[怜长音]说:最后一场,打完我学习去了,不能辜负阿诚哥的希望啊

于曼丽在电脑对面翻了个白眼,根本不想理这个傻逼。

最后一场,然而吧好巧不巧,排到了老仇人,月言带一个秀奶。

“woc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这是于曼丽。
“woc不要脸!他打个22还带奶!于曼丽你学学人家!你要修个云裳咱们现在2200都上了!”这是明台。
“等着,姑奶奶这就去带走那个秀奶!”
“行!今天杀不了月言就直播吃键盘!”

虽然他这个月已经要吃十个了。

然而他的第十一个键盘来的就是这么猝不及防,他们在马上就要爬上八段的节骨眼上,输了。

明台实在是忍不了啦,切着密聊噼里啪啦一大段bb发过去,言语犀利入骨,集他多年经验,赌上pvbb宗师级的尊严,他觉得他赢得了一场趾高气扬的战争。

[月言]悄悄地说:小孩子家家的,嘴别那么脏。
你悄悄地对[月言]说:呵呵,你我大爷啊?管这么宽。
[月言]悄悄地说:以后别后悔。
你悄悄地对[月言]说:我怎么好意思后悔,你怂就直说#阴险

7.

过年了,他也从学校回到了家,和明诚一起。

虽然是难得独处的美好时光,他却觉得rio尴尬,一路上不是看书就是睡觉,硬生生也扯不出话题,一开口声音都在颤。

嘤,明台宝宝心里苦x

还好回家的路途并不长,一进家门大姐就把他抱了个满怀,嘘寒问暖好一阵子,直惹的他眼眶都红了几圈。他们无父无母,而明镜就像一个母亲一样始终爱护关怀着他们,以至于至今仍然未婚。因此明台不敢表露心意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害怕大姐失望难过。

噫,做个人可真难。

“阿诚哥。”明台啃着一个苹果钻进明诚的屋子里,本意是为了向明诚借两本书顺便拉♂近一下关系。

明诚正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画面分外熟悉。

“咦?阿诚哥你也玩剑三啊?”明台瞬间不想借什么劳什子书了,借书?游戏分明更容易撩汉好么?于是他满心欢喜的凑脸到电脑跟前,想看看明诚玩的是什么,又在哪个服。

然而当明诚登录进游戏之后,明台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太他妈丰富多彩。

画面主界面,那个一身朔雪的道长,艾迪[月言]

卧——槽!

怎么就这么巧!他这么好命为啥不去买彩票啊?!这这这这这,他突然想起几天前月言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以后别后悔。”

woc我后悔了!我真后悔了!哥哥哥哥哥我这是真不知道你是谁啊!怎么就他妈这么巧呢?

明台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连手里的苹果都不想啃了。

8.

明台垂头丧气的猫回房间也登录了游戏,顺手私聊了于曼丽一句“以后别找月言麻烦了”

在于曼丽满屏的“小伙子不要怂啊?”“你咋了?你今天不对啊?”“不要怕,我们可以揍回去”之类的话语之中他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揍回去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么!你怎么不把我揍回去呢!!

等到他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又一次打开了密聊

[怜长音]悄悄地说:要不……我去练练奶?
[月言]悄悄地说:来打一架练练手?

曼丽,真不用,我一辈子也不想和他打架了。
哥,我错了,真的错了啊!!

明台靠在椅子上,一时间有点怀疑人生。

于是他给于曼丽回复了一句:“没事不用。”
给……他哥哥回了一句:不打。

9.

于曼丽那边什么消息也没有,估计是这姑娘把号停那儿挂机了,然而另一边的回复却很快。

可不么?另一边那个就在他隔壁啊救命!

[月言]悄悄地说:那来截图?

他想了想,颤颤巍巍的敲了个好,情感复杂极了。

金色和白色两道影子接连落在持国天王殿的地下,漂亮的极光连成一片蓝色,浅浅的衬着月亮,分外好看。他安安静静的把号停在朔雪道长身边,把头埋进手臂,眼睛却还执拗的看着屏幕上两道身影。

那样的般配,那样的和谐,分明应是一幅画,却又不可能成为一幅画。

然而就在他眨眼的刹那,突然眼前一片红色招摇的闪过,啪啪两个烟花炸在他脚底,直接炸懵了他。

woc?什么情况这是?

[月言]悄悄地说:明台,开门。

开啥……哦,开门,明……啥玩意明台?!

于是他颤抖的打开了一条门缝,恰巧那人也刚好打开门出来,眼神一交汇,明台就知道他自己收不住了。

也幸好,明诚根本没给他犹豫的时间,大步迈进他的房间,在带上门的瞬间把他也顺手压在门上。

细小的距离,呼吸纠缠着,让他的目光避无可避,只好微微错一点落在那人好看的下巴上,颤抖着呼吸。

“我的心意你明白了?”
“啥……啥心意”明台感觉自己脑子已经晕成一团浆糊,小心翼翼的对上人的目光,一时间有一种迷眩的错觉。

“唉。”那人唇边一声无言叹息,下一秒就把人圈了个满怀死死啄上那双唇,柔软细腻一个吻,渴望了太久的回应,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画面。

居然就这样,实现了。

末了明诚把下巴压在明台头顶上,用他低沉而温柔的声线说了一句悦耳动听的情话

——我爱你。

嗯,是爱呀,超越了喜欢。

“请允许我拒绝。”明台十分有骨气的说道。
“为什么”明诚也没有恼,反而又将声线柔了几分。
“两个破烟花就想撩我?”
“那就两个玄晶吧。”
“卧槽哥哥哥!我说着玩的——唔唔唔唔唔”

10.

于曼丽圆满了她的故事,下面评论区一片欢声笑语喜气洋洋,都在庆祝他们的长音太太终于写完了一篇HE。

其实于曼丽并不是一个脑洞大如天的作者,所有的故事她从一开始就知道。

咦你问她咋知道?呵呵,你问醋坛子明诚啊。

曾经一度被当做情敌的于曼丽被月言追着杀了无数次,她还一直莫名其妙这人是有病啊天天杀她,直到有一天月言密了她一条消息。

——“离明台远点,不然杀你到退服。”

woc这信息量有点大,小哥你谁啊?

于是于曼丽在非常不乐意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个犀利风骚道长的真实身份,然后在非常不乐意的情况下安利了明台入坑,最后心满意足跟甩了个大麻烦一样把人推给月言顺便还耍了个小聪明让他们打了一架。

至于那之后她又被杀了几次她并不想谈。

总之这就是一个你侬我侬的狗男男故事,happy ending!

她发誓,她一辈子也不会想见到明家人了。

尾声.

从此这个服就多了一对道剑的神话,他们成双成对纵横野外jjc大小攻防,令全服人闻风丧胆。

多少人沉溺在他们相爱相杀的往事里写成传奇故事挂的满贴吧都是,从此月言和眷尘这两个艾迪绑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而明诚与明台这两个名字也终于写在一起,完美的无可挑剔。

一个大写的Happy Ending.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42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