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凯歌]暗恋.下

不想起名儿就还用这个吧,kk视角
rps真人向,圈地自萌。
考前攒rp系列。
太晚了明天修了改成上下的形式,晚安么么哒☆




SIDE.B




3.8,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

他抬手看了眼表,又抬眼看了看车窗外如长龙一般的车队,一时间烦躁抑郁涌上心头,潮湿的空气混着车里的空气清新剂,让人忍不住作呕的味道,难受至极便索性闭上眼去放空了心思。

不去想那些繁杂的日常,不去考虑如何圆滑的应付媒体,不去琢磨下一段戏的动作神态,这样空闲的头脑里自然就又可以装下那个人了。

暗恋是个什么滋味,大概是刻骨铭心与回味无穷,明明近在咫尺却犹如隔着浩渺苍穹那样的感觉,苦涩而甜蜜。

他很少可以感受到心头这样激烈的跳动,尤其是空窗许久,一颗心也像老了那样,不要说惊涛骇浪,连细小的涟漪都没泛起过。工作好像成了他生活的主流,每一天都在努力的拍戏,打磨着自己,好像也无暇去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感情。

他一度觉得自己会孤独一身,就跟他一度觉得他会在配角的阴影里活一辈子那样。

然而后者似乎并没有来临,一部《北平无战事》让他站在了媒体的眼睛里,也站在了导演的眼睛里。很快的,他便接了《琅琊榜》

你看,机遇就是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胡歌,和他搭戏的人可是胡歌,一个出道十年,远比他光芒闪烁的男人,却要在这样一部戏里辅佐他加冕,让人想想都忍不住心跳加速,紧张的连呼吸都稳不住。

阴沉沉的天,空气里是化不开的寒冷,他搓着手指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想好什么合适的自我介绍。这种状况从几天前就开始了,他开始频繁的失眠,越翻剧本心跳越紊乱,最后竟然成了千军万马收不住的气势。

老实说他什么样的演员没见过,又何至于这样恐惧一个胡歌?若非要找点理由的话大概就是……胡歌有点太漂亮了。

他看过胡歌很多的定妆海报,精致的像个洋娃娃一样,纵然眼角留着淡淡的疤痕也依然抵挡不住眉梢眼角的秀气。

自己居然堕落到觉得一个男人好看的时候了。他一拍脑袋苦笑着制止了这些疯狂的想法。

很快他便看到胡歌了,如画面里一样的好看,却又多了点真实感。然而那样温润微笑的人,周身却全是细小尖锐的刺,若有若无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伸出手握住近在咫尺的那只,细白修长,骨架小小的,秀气却也不失骨感,像掬了一捧水的温润触感。

他突然好像就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拍打起水花,溅起小小的涟漪。

他说不清这种感觉叫什么,陌生夹杂着甜蜜,紊乱了心跳的频率。

…。

很快他意识到这种情感似是毒品,明明伤及心肺,却还是忍不住凑上去。

要怪那就怪胡歌太好看,太温柔。

他几乎是愤恨的这么想着,把自己摔进床里,一时间身心俱疲。和胡歌拍的每一场对手戏都像是煎熬,那人的眼睛里落着银河灿烂,若是再饰以梅长苏的儒雅隐忍和疼痛,那便是致命的毒药,让他几次绷不住喷涌的情感,只得装作笑场的模样埋下脸去平复颤抖的心跳。

却偏生那人好像并不知晓他有多撩,怎么放肆怎么来,梅长苏的眼神看一眼他,得,半条命没了,胡歌的活泼笑容一起来,得,剩下半条也没了。于是他心甘情愿的成为了这段暗恋里的俘虏,不想出来,也出不来了。

他们头碰头抽烟,他偷偷打量着那人漂亮的脸和小巧可爱的耳廓,只可惜胡歌抽烟从不抬头,就像一个害怕被教导主任抓着的中学生,对此他跟东哥抱怨过无数回。

可以想象那人夹着烟的姿势是怎样的撩人,吞吐着烟雾的嘴唇又会是怎样鲜艳的色彩,让他恨不得成为胡歌的那根烟,可以光明正大的触碰胡歌的指尖,继而辗转到嘴唇。

旖旎而肮脏的想法。

许是入戏太深吧?这只是萧景琰对梅长苏的情感,不是王凯对胡歌的。

那便杀青吧,杀青了出戏了,一切都好办。

寒意藏入树叶间,一时间蝉声疯狂的嘶鸣起来,一年盛夏如期来临。

如他所愿杀青了,却未能如他所愿的走出来,心头情感跌宕喧嚣,收到胡歌一条早安晚安能乐呵半天,就那么几个字也能翻来覆去看个好几遍,非得把标点符号都牢记下来才罢休。

他觉得这样不行,这等于是放纵他继续沉溺在萧景琰的灵魂里,把这段旖旎肮脏的情绪继续下去,他觉得不行,太糟糕了。

于是他选择了奔波在阳光之下,一路上风景正好,闲聊玩闹,总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萧景琰的情感,摆脱胡歌。

事实上他发现他错了,不是萧景琰爱上了梅长苏,的的确确就是王凯爱上了胡歌。他控制不住对那人的想念,细细碎碎的日常小事他都能想起胡歌,就好像背了一个胡歌的影子,怎么甩也甩不掉。

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那点点星火早已燎原。

他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坦白,一句话敲了一半,那人突然就来了消息,提示音猝不及防的响起,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然而当他看清写了什么的时候他突然后悔起自己为什么没把手机扔出去。那人的微信说的决绝,和他深情的半句情话形成鲜明的对比,嘲笑着他的卑微渺小。

——“凯哥,我有女朋友了,哪天带给你见见。”

他一时间觉得生活真他妈多娇,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了吧,喜欢的人却跟别的女人跑了,说不出的嘲讽。

他扬起手盖在脸上,鼻尖抽动着,酸涩已然漫上眼眶。然而他却没哭,他的哭戏那样的厉害,泪腺那样的发达,可是到了这样痛彻心扉的时刻他却觉得眼睛干涩,落不下一滴泪。

大概是大悲无法宣之于口吧。一时间他的心情像是一汪死水,绝望的再也感受不到情绪波动。

再抬起手已然平静的可怕,让他自己都不可置信自己尽然可以这样的平静,甚至连打字的手指都没有颤抖:“好,恭喜你了。”

他竟然那样的天真,天真的以为胡歌所有的早安晚安,偶尔的抱怨吐槽,都是情感想通的印证,到头来却发现只是他一个人这样想罢了。

他也是够傻。

然而这一年的十二月,临近年末忙的焦头烂额,酒宴少不了,客套话也少不了。他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打开家门,微信的提示音和着开关按下的声音一同响彻在空旷的房子里,他摸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是那个名字,他朝思暮想却不敢再触碰的名字。

提示音还在继续,一声一声像是疯了一样,大段大段的文字交替出现在主界面上,他就呆呆的看着那两个字的名字,像是被抽去了魂魄那样,想动也动不了。

终于,嘈杂的声音结束了,最上面一条四个字一个标点,宋体的字硬生生看出了绝望的味道,那人说:“我失恋了。”

他一怔,这才回了神,看着屏幕上的消息已是“1”开头,他这才意识到这人喝醉了,看样子还是喝了不少。

心疼和绝望来的步调一致,他既心疼着他这样不爱惜自己,为了一个女人折腾成这幅模样,又绝望着那人这样脆弱他却不能把他搂在怀里好好安慰。带着这样复杂的情绪他伸手给人回了一句不疼不痒的问候:“怎么了?发生什么了?”看上去那样的正经,然而有多少情意怕是只有他自己知晓。

那人的消息来的很快,一条不长的语音,旖旎的一段英文的情诗,那人沙哑着嗓音读出来,好听的要命,他一愣,呼吸灼热的几乎快要蔓延到全身。

他假装这是胡歌说给他的,于是反反复复听了许多遍,虔诚的如同做英语听力那样,逐字逐句的听着,甚至连他上扬的发音都记得清清楚楚。

自欺欺人的谎言,他却玩的不亦乐乎。

第二天果不其然看到人小心翼翼的赔罪,他自嘲的笑笑,回了句 “老胡跟我客气什么,我怎么会在意。你醉了还挺好玩的,说了一大段英语。”

语气正经,心头苦涩。

不过他应该高兴吧?起码胡歌现在单身了。

《伪装者》的拍摄在翻过年后很快便如火如荼的进行起来,这部剧比琅琊榜更妖,明诚和明台那几句见到台词让他硬生生看出旖旎味道,咬出来就更缱绻。

这就好像是理想中的现实,他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宠着胡歌,没有女友没有媒体没有法律,他可以自由的把他所有的情感发散出来。

可是又怎么可能?故事到底是故事啊。

…。

恢复单身后的胡歌似乎变得变本加厉,风从东方来的舞台上,那个人一本正经地说着未来所有的日子,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胸腔传来的震动,让他忍不住就握拳压在胸口,情感喧嚣呼啸。

在后台他主动凑上去邀约,虽是公司要求的兄友弟恭的友好场面,可是到底有几分私心他也说不清楚。于是他放肆的在摄影机前摆弄着肢体,熟练的从嘴角吐出那些话语,眼角温情快要溢出来。

陷得太深也便放弃了如何挣扎。

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听见助理喊他下车。

终于到了,他终于可以见到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他来的晚,媒体简单的补了一个红毯,却也是他乐得看见的,他真的不想有什么劳什子的红毯,他现在只想去见胡歌,特别想。

落座时他装作不经意的环视四周,看见了相隔不近的那个人,抿着唇听着身边人说话,明明把头发梳的那样英气,却还是挡不住浑身上下散发的可爱劲儿。

他捶了捶胸口,感觉有点不太妙。刚一坐下微信就跟来了,看着熟悉的名字他忍不住就抿着嘴唇微微笑起来。

“怎么才来,红毯都不走啊?”
“走过了走过了,路上有点堵。”
“哈哈,上海就是挺堵的。”

他悄悄的看了眼那人,低头看着屏幕,细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拉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他平复了再平复呼吸,还是止不住这一眼掀起的惊涛骇浪。

很快就是他了,他站在台子上唱一首诉衷情,或许是因为今天那个人就坐在台下,他这次竟发挥的意外的好,歌词缱绻盘旋在舌根之上,寄托了他所有情感,在这样热烈而喧嚣的情感的支配下他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那人所在的方向,猝不及防的眼神交汇,让他心头一阵震颤,一个音都差点稳不住。

你看,这情感原来已经这样的刻骨铭心了。

他并没有在场内待很久,大概是害怕再待下去就绷不住情感了,国剧时艰难的隐忍让他不想再体会第二次,既然得不到的还不如不看来的痛快。

然而冥冥的,他却觉得要发生什么那样,窝在车里却不回去,就这样看着直播,直到那人的群访。

有个记者的问题很有意思,她问胡歌:“你觉得王凯看到了么?”

说的是白色情人节的封面,他还记得自己当时酸的咬牙切齿,在突然意识到自己貌似也有一件同款时毫不犹豫地换了微博头像,动作迅速,简直像是在示威。

他抿起嘴唇,有些紧张的等着胡歌的回答。那人先是一怔,随即认认真真的回了一句:“我想王凯一定看到了。”



他心头的情感刹那间喧嚣到极致,联想着刚才星饭团关于胡歌大号上线的提示,一时间他觉得天旋地转,幸福刹那间砸在他头上,炸开绚烂烟花。

他没想过,真没想过,可是居然真的发生了,那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让他碰上了。

寒风中他看见那人微微塌着腰出来,喜悦和甜蜜催促着他上前去,猛然扣住了他的手腕,动作流利流畅,早已在心头演示过无数遍。

他感受着人先是一挣扎,继而像是意识到什么那样突然安静下来,让他更对自己的想法坚信几分。

“我看了群访。”
“嗯…?”
“以后那种照片少拍。”
“什么?”
“你喜欢我。”

他可以感受到手心里的腕子骤然一僵,那人埋着头,像是逃避,又像是在难过,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死死把人绕在怀里,一个渴望了许久的动作,他满足的侧头去亲吻他的耳廓,一下一下虔诚而用心。

这一个怀抱,他等了太久太久,渴望扎进骨髓,疼痛的提醒着他,催促他上前去。而如今终于也是美人在怀的完美结局。

——“我爱你。”

终于,终于他说了出来,渴望了这么久的情话,终于得以交付给胡歌。

夜风喧嚣,雨后的空气清新泛着潮湿,他们彼此交换着怀抱,把情感打通,此后便是一同前行。

还有那么长的未来,何愁不能白头到老?

END.

评论 ( 25 )
热度 ( 133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