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方王]初行

好久不写方王感觉ooc浓重
没啥故事情节的故事,慎。







会议室的氛围有点尴尬,方士谦刚刚把一叠训练资料摔在年轻的队长眼前,面容讥讽。

“微草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战队啊,小队长。”“小”字咬的很重,刻意的带着嘲讽的尾音,把一个温情的词说的像刀一样锐利。

王杰希伸出手碰了碰那叠资料,眉梢眼角稍稍的松弛,似乎有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王杰希与方士谦素来不和,这是微草队里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方士谦是个恣意妄为的人,平日里嬉笑打闹平易近人,但一旦面对王杰希便会敛了所有嬉皮笑脸,转而换上嘲弄意味。

这样做无疑是残忍的,王杰希虽然显得老成,可到底也还是个十八岁的孩子,一个联盟的新人,一个年轻的队长,怎么承受的起这样的责怪。

于是有人开始劝说方士谦让他算了,多让着点王杰希,方士谦丝毫不在意的把手往头发里一插,语气吊儿郎当带几分理直气壮:“我这是为他好。”

于是上述场景在每一周的例会上都会重复,一开始队员们还都有些战战兢兢,次数多了便也成了沉默倾听他们之间的争执。

这次也许有些不同,王杰希并没有如往日一样抬起眼平着腔调说:“这是例会时间,前辈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等散会了再提。”,只是颤抖着手指摩挲那几张白的刺眼的纸,不发一言。

队员们心里头恍惚间明白了个七七八八,这要追溯到前两日的一个比赛,王杰希一个角度刁钻的星星射线被队友当成了是魔术师的出其不意,然而事实上是这是王杰希一个很大的失误,右侧四个身位格留下极大破绽,对手剑客的三段斩毫不客气的击上空隙,血条瞬间下了一截,然而在此情况下,防风的白色圣光却从始至终都未笼罩在王不留行身上,一场本来必赢无疑的团队赛因为王不留行的死亡意外逆转。

微草输了,这让所有媒体再次对王杰希发难:“你真的适合打团队赛么?”

面前正是这几个月以来的他的数据,一笔一划的记录着他这个队长当的有多失败。他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光芒未曾眷顾,索性连钟爱的星辰也暗淡。无可奈何之感席卷上心头,也许他早已默认了媒体的话。

他真的不适合打团队赛。

会议室的气氛凝结着,王杰希始终低垂着脑袋,细碎刘海遮去他眼里的光芒,被分割成无数绝望的色彩。方士谦也难得沉默着,他本意是让王杰希出丑,越惨越好,可到头来看着人耷拉着脑袋一副颓废的模样,心头却丝丝缕缕的带上了心疼。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他应该是狠狠嘲笑一下这个自大的孩子的,然而在看见人这样一副表情后他什么也说不出来,烦躁积郁在胸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怪异感觉。

于是他顺从了自己心意转身踏出了会议室,把门摔得震天响,像是唯有这种方式才能平息心头那点莫名的情绪。

王杰希没拦着他,也没有开口,就坐在那里垂着头良久,才恍恍惚惚的开口说了散会。心跳渐缓,渐渐的便察觉不到跳动的痕迹,他感受不到他踏入联盟时那满腔豪情热血,只有荆棘绕着他的心脏一圈一圈收紧。

他面临着一个选择,就好像高中物理中选择左手还是右手一样,他的左手是一意孤行的骑着扫把独自飞行,右手是埋没星光去成全一季微草繁荣。

他突然觉得呼吸都好像被止住,大脑缺氧让整个太阳穴疼的收缩,他慢慢的弯下身子把整张脸埋进臂弯里大口喘息,触着那些鲜血淋漓,模模糊糊的思索着未来。

他其实哪只手都不想选。

为什么非得把荣耀玩的这样的累,难道他进入联盟的初衷不就是为了玩么?又何至于到今日这般境地。他几乎是自暴自弃的想着,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疲累。

他有些撑不住。

晕晕乎乎的起身站在窗台上,微凉带锈的栏杆握了半满方才有几分真实活着的感觉,风轻抚过耳畔,带着无可取代的缱绻温柔包裹着他,让他说不出的安心。

方士谦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幅画面。那个少年就这样倚着栏杆微微抬着头,风把他衣角鼓起,飘洒在空气里铺成一面白色旗子,褐色的头发散在风里,在B市难得的热烈阳光里镀成迷眩的金色。

这画面太美,像是莫奈笔下柔和宁静的色块,勾的他心头一角又叫嚣起躁动。

“方……前辈?”听到动静那人转过身来,眼睛反射着太阳的色彩,把每一颗星星都点亮,可以看见面前人眼里一弯的璀璨星河。

方士谦想,他大概是魔怔了,才会觉得面前这人要命的好看。

“小队长。”他语气温和的打了招呼,第一次,第一次他们这样平和的交谈,没有讥讽和冷漠,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阳光熬成蜜糖,如胶似漆的黏在他们之间,温柔带着清甜。

“前辈…,你说的对,微草的确不是我一个人的战队,可我该怎么办?”寒暄几句后话题还是绕回了那个鲜血淋漓的问题上,他低垂着头,微风自他发旋而过,吹起毛茸茸的细发,吹的方士谦的心也跟着痒痒的。

而王杰希的语气又是那样的宁静而又让人心疼,记忆中的王杰希永远是那个把腰背挺的笔直的少年,一双明显不同的眼睛里藏着都是不可动摇的情绪,那样的坚强。

然而此时耷拉着脑袋的王杰希更像一个普通人,卸去光芒和那些子虚乌有的头衔,王杰希到底也不过就是个孩子,却被逼迫着背负了那样多的东西,他突然就替他感到累。

“老实说林队选你当队长并把王不留行给你一定是有他的主意,首先你无需觉得对不起任何人。”他懒散的靠在栏杆上,语气像是在诉说一个故事那样的平静“第二,魔术师没什么不好的,这是别人求不来的天赋,你没必要自怨自艾,没有你就没有如今的微草”

“第三”他顿了一下“如果你想转型,那么我一定会守在你身后帮你。”

一句话像情话那样缠绵悱恻,却最终是一语成谶。

微草队员不知道那个低气压的早上之后还发生了什么,只是惊恐而又欣喜的发现方士谦与王杰希不再针锋相对。

王杰希开始了他的转型了,埋没了那个抬手星辰的魔术师,坐在电脑前从最基础的练习做起,一天数十小时不停歇的敲打着键盘。

这是一场艰难的战争,是他注定的道路,凶险且满是荆棘。

不过还好,有方士谦在。

方士谦不能理解此时他心头那些情感,像是住了一个不安分的小动物,每次一凑近王杰希,内心就一阵躁动,那只小动物上下跳跃着,把他的心跳都带的如鼓声震天。

他绝望的意识到了一个他并不想知晓的事实,他好像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不只是队友的喜欢,更多的是一份想要相守终生的妄念。

这个认知让他甜蜜又苦涩,他已迟暮,可王杰希依旧是风华正茂,未来前程似锦,他没理由因为这一点陌生而又肮脏的想法打乱他的生活。

他看着王杰希挺直着腰背坐在电脑前训练,仿佛可以窥见他那样光彩耀眼的未来,这个人会封神加冕,然后默默退下这个舞台,娶妻生子,然后成为这个舞台上一个口口相传的神话。

那样美好的未来,怎是他耽搁的起的。

于是第七赛季,恰逢微草两冠的喜庆日子,他却平静的宣布了离场。

王杰希可以感受到自己那一瞬间的愤怒,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压抑着喜悦从善如流地回答着记者提问,一边还想着一会要怎样庆祝这一次的胜利,然而那人,他心尖上的那人,就这样拉下话筒凑在唇边,语气平静像是谈论今日天气那样随意的说出了这个申明。

他几乎是不可置信的扭过头去看那人,死死盯着眉梢眼角,妄图找出些许的蛛丝马迹。

然而什么都没有,那人那样的平静,没有不舍,更没有情欲。

王杰希觉得自己此时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那人一点点赞许的目光,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他喜欢方士谦这样长的年岁,可是方士谦却从来未曾知晓。

他咀嚼着嘴巴里那一点苦涩,觉得脸上公式的笑容都有些绷不住。

绝望,比很多年前的凭栏来的更加刻骨铭心。

可是他依然无法改变既定的结局,他送方士谦到机场,看着那人大衣扬起的决绝的弧度,刹时间觉得仿佛失去了一切。

方士谦走了,可日子还得继续,少了方士谦的微草变得不圆满,再也没有人扯着他的指尖一边怪罪的絮絮叨叨一边耐心的帮他做手操,再也没有人给他准备热气腾腾的早餐,一杯豆浆两勺糖的温暖再也触碰不到。

他恍惚以为那是爱情,却发现不过是他爱的太深,已病入膏肓。

春去秋来,刹那间就是第十赛季。王杰希成长了许多,当年那个靠着栏杆喃喃的少年一晃就长的挺若修竹,磨去了青涩和莽撞,把所有情绪藏在微笑之下,喜怒哀乐别人都无权分享。

他把自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株草,与微草同生同灭,好像生命了除了方士谦便只剩下微草值得他倾注所有。

然而意外永远来的突然,一个微草积攒已久的死角,在兴欣势不可挡的攻势里暴露在人们面前。——他做的太多了,以至于微草已经离不开他。

他揉着眉心做完了复盘,疲累涌得飞快,刹那间就填满四肢百骸,他透支了太久的力气,以至于此时连喘息都困难。

他翻出手机,手指准确无误的按上那个他曾经多少次想要按下都无果的号码,这一次他却决定这样任性一次。

他太累了,没有方士谦撑着他,几乎什么事都干不好。

电话通了,那边是绵长细腻的呼吸,开口一个温声的“喂”

他一愣,咬着下唇压抑着那些灼灼的情意,开口一声“前辈”喊的几多缱绻,让电话那边的方士谦一愣,呼吸都快稳不住。

他有多久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了,想念如海水,在心头卷起惊涛骇浪。

王杰希已经絮絮叨叨的说起,他侧耳听着,听着那人嗓音里压抑着的疲倦,说不出的心疼。王杰希没有抱怨任何的事情,只是平静的阐述着微草的近况,像是汇报工作那样的一板一眼,让他平生出难以压抑的爱怜。

他突然萌发了一个疯狂的念头,然而躲躲藏藏那么些年,他突然就想这样疯狂的任性一次。

于是第二天他便踏上了返回B市的飞机,在此之前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轻车熟路的摸到微草门口,看门大爷依然还记得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笑眯眯的开门放他进去,还不忘寒暄境况,若不是他赶着去见那人,他倒还真乐意和大爷坐下好好聊聊。

坐在休息室他忍不住攒紧袖口,一会见到王杰希要说些什么才不算突兀,他思来想去好一阵子,被开门声打的阵脚打乱。

他朝思暮想的人。

于是他故作帅气的起身,在王杰希错愕的目光里伸出手去,笑眯眯的开了口:“王队你好,我是新人方士谦,第一天报道,请多指教。”

那人满眸的惊诧,下一秒那人就撞了他一个满怀。他一愣,手已不由自主换上人的腰肢,满溢的充实感填充在臂弯之间,恍惚是拥抱了整片星辰。

他们错过了一个三年,却不会再错过未来。

只因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比肩而行。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