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凯歌]缱绻

rps真人向,有污注意。

红包惩罚。冷漠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瞎得瑟,是会出事的

写肉苦手所以不太好吃otz

链接戳不了的话就手动下微博@-木以千肖-







大年三十是没有月亮的,却有烟花点亮星辰。

他走出飞机场,恰是烟花蓄势待发之时,他突然有些许的想念,忍不住摸出手机打开,那个人……在干嘛?

做造型时李坤默问他胡老大今天想戴哪块表,他一怔,犹豫许久还是拿起来那个人送给他的这块,郑重其事的把他带在了右手。

就那么一点点的私心,他想用这种方式昭告全天下人他这段隐晦的爱情,就像一个孩子死死抱住自己的玩具那样,他也想死死的抱住他。

右手有着沉甸甸的重量,似压在心底的雀跃,即将迸发的热烈。

“喂妈,对我下飞机了,什么亲家……你哪来的亲家,什么?!妈你那算哪门子的亲家啊。”

母亲在电话里的声音隐着笑意,背景音有些嘈杂的喧闹,隐约可以听见那个人低沉的声线,他们是在一起过年。心口有温暖扬起,张扬肆意,是他渴望了那么久的幸福。

一谢父母理解,二谢社会纵容,三谢他们未曾放弃。

归家的路途不长,却因为有了期待而变得美好且迫不及待, 他撑着额头,期待着开门见到许久未见的父母,期待看见他心上人凌冽的眉眼,或许还期待见到他母亲所谓的亲家……。

幸福原来就这样的简单,简单到一汪夜色也可以散出光芒的温暖,如此令人倾心的温度。

踏进门廊,声控灯骤然擦亮,光彩璀璨瞬间点亮了黑暗,他把手指压在门上,一边倾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一边暗数着一二三。

一,烟花炸开在天幕,火树银花不夜天。

二,有细碎声音从门里传来,勾着心尖激荡。

三,这扇门后是怎样柔软的温度,是他渴望了许久的理想国。

新年快乐。

来开门的是王凯,随意的套一件白T恤,一双漂亮的鹿眼藏在镜片之后,却藏不住满溢的深情,他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温暖砸在脸上,攀升起烫人的温度。

“小胡回来啦?哎呦这孩子长的可真俊,比电视上还好看”他这才意识到这人的父母也在,有些尴尬的直起腰身,换上漂亮的微笑,恭恭敬敬的唤到:“叔叔阿姨好”

“这孩子还这么生分,直接喊爸妈吧。”听着人的笑声,他面上一热,转头看向王凯,那人还是弯着唇角,勾着温柔的笑意,此时却带着几分调笑的味道,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模样,他由着性子冲那人撇了撇嘴又换上顺从笑意,小心翼翼的开了口:“爸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看到那人父母一瞬间展开的欣慰笑脸,好像这一声也不再是那样的难为情,心尖上那一点温柔像被扎破,那些温热的液体铺了满心,喧嚣着跑向四肢百骸,沿着内心牵动理智,温柔了视线。

 

何其温暖,何其有幸。

 

……。

 

压抑的一年的话在一点的钟声敲响之时结束,看着老人们眉间抑不住的疲累,他主动开口结束了话题,他跟父母道了晚安便一猫腰钻进他们的房间,刚一打开门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他便被那人压在门上唇齿缠绵。

 

压抑了许久的渴望突然爆发,他们就这样搂着脖子像两只野兽彼此撕扯着嘴唇,情欲攀升擦着空气,熊熊烈焰舔舐着他们,深渊近在眼前,只差一步就是地狱。

 

那便陷入地狱好了,只要他们此时相拥着,天堂和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他推开人猛然摘下人的眼镜,藏在幽深眸子里有止不住的渴望,于是他也顺从着自己的心意埋首在人的脖颈撕咬,像久旱的大地,像渴望光芒的黑暗,他控制不住情欲,他相信王凯也不能。

 

欲望登顶,犹如狂风暴雨席卷着他们,让他们只能在浪潮里起起伏伏,于是他们也不再挣扎,放任自己跌入黑暗,跌入神也无法救赎的黑暗。



污!



两人就这样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他抬了抬胳膊,又伸过去扣住他的手,温暖的体温彼此连接,是他们都渴望的细水长流的陪伴,他弯了腰蹭进那人怀抱里,哑着嗓音一声一声的喊他的名字:“王凯,王凯,王凯。”

 

那人用了点力扣上他的手,另一只伸手把他揽在怀里,不发一言,他也不在意那样又开了口,这次是一句缠绵情话:“你是医我的药。“①

 

他听见王凯低低的笑开,带着胸腔的震动,他埋首的那处,震出灿烂星河,震出缱绻温柔。

 

“你分明才是医我的药。“

 

黑暗是那些过往岁月里伤横累累的身体,他们藏的深,亦可以带笑与别人言谈起来都带着嘲讽,可是伤口究竟是伤口,无论重来多少次揭开,都是刻骨铭心的疼痛。

 

也索性岁月漫长,让他们相遇,他们是彼此的药,医了伤口也消了黑暗。

 

就像他们此时缠绵的手指,那是要用一辈子去书写的故事

 

END.



注① 来自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评论 ( 23 )
热度 ( 146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