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凯歌]因为我爱得倾心

rps真人向,继续写粉丝和悸动的番外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考前攒rp系列
谁说歌歌视角只能苦大仇深我也有糖没发x
写的不太满意,考完试再修






胡歌站在案板前一脸苦大仇深的用手指戳了戳圆滚滚的土豆,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塞。

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日子里他的确没想过他有一天也会打扮的跟贤妻良母一样给一个男人做饭。

爱情是相互的,自从他想通了之后,他便开始刻意在意一些生活中的细节。王凯在这场爱情里付出了很多,他也任性了很久,现在是时候该补偿回去了。

然而事实是,他并不会做饭。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完美的,他直了三十来年都觉得他的爱情是未来会有人喂饱他的猫再喂饱他,然而事实上他的爱情只是俩人头对头吃热干面。

他知道王凯很忙,王凯不像他,可以任性的给自己放一个长假,他还有很长的路要去拼搏努力,他得把自己在娱乐圈扎稳,忙也累,他看着也心疼。

他其实是自私的,如果有机会他只想和王凯两个人窝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逗猫浇花聊天干什么都好,他也渴望每天清晨都是滚在那人怀里倚着一方暖意悠然转醒,他也渴望那人用他温柔低沉的声音一遍遍喊他起床,他也想和那个人一起走过所有的风景,王凯负责把风景装进眼睛,他负责把王凯装进心里……他渴望很多,可是做不了。

他渴望过最普通的日子,和所有人一样的普通日子。

然而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任性的机会,都是男人总有那么几分事业心和上进心,他挡不住王凯向前的脚步,却可以停下来陪着那个人细水长流。

王凯是个合格的爱人,只要在上海拍戏做活动,无论多晚他一定会回家,回到这间房子,回到他身边。

于是他也乐呵呵的开始了他闲适普通的日子,看电视打游戏逗猫浇花,除了没有王凯什么都很圆满。他也会关注那人的每场节目,来自粉丝的照片,看着他眨着一双鹿眼实力撩妹的模样总是忍不住咬住后槽牙,待到晚上把这股狠劲全咬在他身上。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冷静自持的人,然而只要遇见王凯什么也都不算作数,那人像星星一样的耀眼夺目,让谁觊觎一眼都是蚀骨钻心的酸涩。只有那人抱着他把全是呼吸撒在他耳侧,才算是满心的满足感。于是爱情是平等的这样的念头应运而生,他开始关注一些平时他不会关注的事。

比如现在,他突发奇想的想要给某人做顿晚饭。

对着土豆比划了半天还是想不到怎样才能切的完美,他搜肠刮肚的在记忆里摸索一圈,悲哀的发现关于做菜的经历少的可怜,除了小时候老师要求的实践活动在母亲的教导下做过一两次饭外,再也没机会也不想下厨。

真是见鬼,他要早知道他哪天会成下面那个他也会好好记得学着做两道菜。

他拿着菜刀还是忍不住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颤颤巍巍的下了刀,他多想跟伪装者里头的小少爷一样把菜一口气剁开,然而作为一个处女座他到底还是忍受不了一案板丝毫没有美感可言的菜。

依然是惨不忍睹的,好好的土豆片在他手下有厚有薄,半边切完的土豆片堆在一边,他看着嘴角直抽抽,愤恨的想这还不如直接剁,还方便。

正当他嫌弃的捻起一片苦大仇深的思考着如何补救一下时,门开了,那人回来了。

他一惊,手上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扔下就蹿到了门厅,看到了那个带着一身寒气的人。那人见他先是一愣继而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眼神诡异的让他怀疑这人是不是下一秒就要上来摸摸他的头是不是发烧了。

“歌歌你在……干嘛?”

“做饭呀,没看到么?”他说的理直气壮,一边说一边还转了个圈,似在展示他即使穿着围裙也依旧帅气逼人。

王凯到底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把大衣挂在一边好笑的揉上他的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然而事实上当王凯看到他的作品时才意识到他刚才好像立了个很大的flag,他无奈的看着那人靠在一边一脸无辜的样子,嘴边滑出一声叹息,伸手摘下了他的围裙围在了自己身上。

“我的小祖宗哟,土豆是这么切的么?”他无奈的拿起刀开始给他的小祖宗示范土豆的正确切法,动作熟练流畅看的胡歌目瞪口呆。

“太可怕了我以为你就唬你王妃们玩玩,原来你真会的做饭啊。”他再一次觉得王凯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这有什么好唬着玩的,我要自己不会做饭之前的日子早饿死了。”他好笑的看着人一惊一乍的反应,心头几经岁月静好的满足感。

“太棒了这样我就饿不死了。”胡歌说着撑了个懒腰,笑得跟只猫一样眯起眼睛一脸满足的样子,王凯看着他这幅样子,心头疲累朦朦胧胧间也扫去不少。

此生何其有幸得以守护这笑容。

“怎么突然想起来自己做饭了。”他偏了偏眼睛一脸调笑意味的扫了眼一边站着的人,有些许喜悦在心尖上盘旋,带起每一根神经的酥麻。

“因为我爱你爱得倾心。”他说着把下巴蹭上王凯肩膀,几分玩笑几分认真的说着王尔德一首诗歌的名字,流畅自然,就好像脑海中只有这一种回答。

他感受到王凯突然停下了动作,紧接着几乎是没给他反应的机会便转身压着他的肩膀死死碰上他的唇,情感几度喧嚣的高潮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他倚着他的唇齿一点一点描画,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的小心翼翼,一样的贪婪。

一方暖意攀升,他们都是在爱情里撞的鼻青脸肿才最终相拥的人,只要有爱,就有无止境的思念和欲望。

无法控制,那是融进骨头里的荆棘,他们忍着满身鲜血的疼痛在彼此的温暖里寻一份慰藉。

所幸未来还长,他们也最终相拥而眠。

至于前路还有多少磨难和黑暗,那些就好像现在案板上的土豆一样无关紧要。

因为只要爱得倾心,那便足矣埋葬所有不可能。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133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