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凯歌]粉丝.上

rps真人向,HE
有私设,不能接受请x出去
具体涉及考据的地方可能有出入,欢迎各位捉虫otz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ky啥的_(:3反正我也撕不过就随你们吧

[kk视角]粉丝.中      粉丝.下

[gg视角]悸动.上     悸动.中     悸动.下


王凯第一次认识胡歌是在仙剑热播的时候,那个少年绽着笑容霁月光风,活脱脱一个真正的李逍遥。

仙剑奇侠传这个游戏他是玩过的,从设定到情节他都很喜欢,听闻仙剑开拍他还小小激动了一把。

播出那天他守在电视前,直到胡歌出来的一瞬间,他听见自己心里咯噔一声,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蔓延开来,扎的心里一阵微麻。

彼年的他尚是稚嫩,那是人生中一段最难熬的日子,被排挤打压,没有电视剧愿意找他,种种生活的事业的烦闷将这个刚刚迈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磨的遍体鳞伤,他开始麻木沉醉,每天除了在电脑前就是在电视前,手边方便面盒子堆了一摞,尽管没有营养,却方便又便宜。每天蓬头垢面的,丝毫没有科班出身的锐气。

他觉得他应该嫉妒这个尚还比他小一月的少年的,然而他没有。李逍遥那种恣意的笑容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刹那间把这间屋子点亮。也是在这一天,他收拾了所有的垃圾,在把他们扔进垃圾桶的一瞬间,他冲自己狠狠骂了句:“王凯你看看你他妈过的是什么日子。”

他开始了在娱乐圈踽踽独行的日子,娱乐圈很黑暗,他被打压的极狠,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翻出手机搜搜胡歌,那时微博尚还未问世,他就从各大网站论坛的字里行间扒拉,他看着那个少年挺拔的身姿,一时间觉得所有的苦痛都不算做数。

王凯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算是胡歌的粉丝了。

2006年于他们彼此而言都是场噩梦。

胡歌出事的那天晚上,他在秋天黑夜的凉风里站了一整晚,只为出演一个无关紧要的龙套角色,虽然是个微不足道的角色,他却拼上了自己所有的演技,他演的入神,以至于有些分不清戏里戏外。最后倒下的一瞬间,脑袋里头迷迷糊糊的,想了很多东西,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一直如此努力,那么总有一天会有人认可他,他说不定也可以与胡歌并肩拍一部戏,他低下头笑笑,晨光熹微,打在他翘起的嘴角上,他也结束了他在这部剧里所有的镜头。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轻车熟路的打下胡歌两个字,简直活生生一个狂热的粉丝。然而满屏的文字打在他眼睛里,被心头涌起的疼痛击打的粉碎,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觉得这是个玩笑。

然而没有人跟他开玩笑,那个人的的确确在车轮下滚过,重伤。

他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模样,每一天颓废着,在电脑前一熬一个通宵,胡子拉碴,眼底泛青。他不知道自己的努力究竟有什么意义,有的人用尽肮脏下流手段登顶,在镜头前还一副圣洁模样,而像他一身清风,努力勤奋,却只换来个车祸结局。

这命运太他妈不公平。

胡苗找到他是在一周后,他打开门一副邋遢颓废模样,身上缠着重重酒气,他冲人懒洋洋点点头侧身让人进来,进了门一屁股坐在地上捞起手边的易拉罐就往嘴里倒,胡苗在一边沉默着看他一口一口的闷,终于在他要打开新的一罐时愤怒的按住了他的手。

“王凯我看你是疯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他怔怔的看着胡苗,酒精催的他一双好看的鹿眼里蒙着水雾,半晌他把头埋下去,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苗姐…我是真难过,我太累了,这世界太他妈不公平了。”他抬手把易拉罐扔了出去,清脆声音过后留下一阵滚动的轻响,他把头埋的更低,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冲上眼眶。

“别去问前路有多艰难”胡苗弯腰替他捡起那个罐子放在他身边,声音又柔几分“只要脚下踩实了,还怕未来没人关注?”

一句话像是打开了一扇门,把他从颓废的边缘一把拽了回来。是啊,他有什么理由放弃?那个车祸的人尚还扯着微笑一副云淡风轻模样,他又在颓废个什么劲?

第二天他换上之前买的崭新的衣服,刮掉胡子,站在镜子前许久,他伸手理了理头发,呲牙咧开一个笑,看着镜子里一模一样的少年嘴角张扬的笑意,他不知怎的就想起李逍遥了。

一样少年意气。

他站在胡苗面前一身休闲装穿的也挺拔帅气,他咧开嘴向着他的经纪人伸出手,他说:“苗姐你好,我是王凯,以后请多关照”

现在站在胡苗面前的,是崭新的王凯。


日子悄无声息而过,他一边关注着胡歌的动态,一边尽全力出演好每一个角色,尤其在演陈家明时,他有一种人格分裂的感觉,可他还是尽他最大努力去诠释陈家明这个角色。

他只是想认认真真的演绎每一个角色,如此便可与那人更近一点。

他甚至有个微博小号,简直是胡歌脑残粉一般的存在,他经常会发些东西,关于胡歌每个角色的分析,关于胡歌的日程,对胡歌的鼓励,久而久之也在胡椒中成了小有名气的大大,有一年新年,胡歌破天荒给他发了条私信“感谢一路的鼎力支持”,他激动的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他一边笑还一边骂自己怎么跟少女怀春似的,一条群发也能乐呵半天,顺手还是截屏发了微博,称赞了胡歌为人的贴心,然而看到评论里全是“我就知道大大早晚要被歌歌翻牌!”“大大好幸运!”“羡慕大大”之类的话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给他一个人的,他把手机覆在胸口,暖意攀升,一瞬间当真是心跳加速。

王凯觉得他把脑残粉这个头衔坐实了。

2014年是与众不同的一年。那天胡苗把剧本递给他,他接过来,封面上琅琊榜三个字写的恣意横飞,他摩挲着封面,听胡苗在一边细碎唠叨:“山影的戏,你演那个男二萧景琰,你先看看剧本再决定接不接,我建议你还是接,这剧不错。”他接过剧本随手翻翻,扬手懒洋洋的挥了挥手离开。

谁的戏他都不在乎,他只知道这又是个机会。

他熬夜看完了剧本,最后一场萧景琰揭开林殊牌位上红绸缓缓叩首的模样看的他微红眼眶,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第二天他把剧本递给胡苗,嗓子里是熬夜的沙哑,他只说了两个字“我接。”

胡苗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笑笑:“别担心,你该火了。”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他不放弃的努力了这么多年,总得有些回报,半晌他随口不经意的问了句:“这个梅长苏谁演啊?”

“好像是胡歌吧”胡苗这么不经意的开口,丝毫没注意到面前这人已经懵了的脸。

他等了快十年的一个机会,就这么来了。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206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