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盾铁】世无英雄

赶一波白情末班车,傻白不甜,复联3相关,重生有,罗切黑有

一句话绿寡和锤基,剧情都是我瞎编的,我并不想照着罗素傻逼剧本写,切勿代入真实电影情节

有刀,但是HE,ooc算我的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英雄。纵然他们被人们歌颂赞扬,被称作“超级英雄”、“纽约的守卫者”,但是Tony始终清楚地明白,他们不过是普通人。

 

人人都有人人的责任,就好像厨师天生该做菜,教师天生该教书那样。上天赋予了他们不一样的才能,那么理所当然的他们应当背起拯救世界的责任。换句话说,超级英雄并非是什么称赞之词,它只是万千职业中的一个。

 

所以这份责任也逼迫他们必须集结,必须打败灭霸。

 

去他妈的责任。Tony在钢铁头盔里无声地骂了一句脏话,毫不在意刚才的冲击。他确实应该放下那些芥蒂,然后打通那个电话,告诉Steve他们还能并肩作战,他们可以一起打败灭霸,迎来和平,然后一起坐在复仇者大厦里,继续他们的日子。

 

然而他不能。

 

那个电话他已经让Friday存在了系统里,只需他一句话就能拨出去,他可以轻易去扮演那个最先开口求和的人,他一向擅长伪装这件事。但是开口这个动作对他太难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阻挠了他的声带,他甚至连那个五个字母的名字都喊不出来。

 

“能量剩余50%”Friday的声音依旧冰冷。

 

没关系,他一样可以做的很好。他慢慢把身体从地上撑起来,冲着频道里用一贯的欢快语气说到:“嘿Dr.Strange,等下能配合我一下吗?”

 

“也许我们应该回去?有的时候我们在一起的力量会胜过单打独斗。”另一边的瓦坎达战场,黑寡妇飞快地解决了身前两个人,在频道里低声说到。

 

Steve沉默着,半天也没接话。他也在等,等那个唯一的号码在屏幕上亮起来。但是他却又很清楚的知道以Tony的脾气,永远也不可能拨那个电话。所有他依然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先放下自己坚持的立场,因为此刻有更重要的东西在等着他。

 

“Cap?”Clint飞快地射中几个妄图接近他的人,唤回了他的意识“你还好吗?”

 

“噢,当然。”

 

也许他们应当站成一队,但至少不是现在,瓦坎达显然比Tony更需要他们。

 

但是他在心里还是小声地补充一句:“假如Tony打来电话……”

 

他会毫不犹豫的前去。

 

事实上他们都没想到,他们会因为各自那一点骄傲,而毁了全部。

 

当Tony气喘吁吁地跪在地上时,身边的Dr.Strange已经筋疲力尽地倚靠在一边的墙壁上,Peter和他躺在一处,摘下头套的他额角已经见了血,而Tony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可以感受到那些温热的液体正在他脸上缓慢划着,鼻腔间吸一口满是血腥味。

 

“Cap”他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拨通了电话“纽约需要你。”

 

而Steve那边的状况也并不好,他们都没想到这一次的敌人竟然如此的强大,以至于这几乎囊括了大半复仇者的队伍都被打得七零八落,Natasha的腰腹划出了长长的口子,Bucky满身都是血,分不清是谁的,Clint的腿似乎是骨折了,此刻正痛苦的跪在一边,能勉强站立的只剩下他和T’challa,而两人也都受了不同的伤。

 

“复仇者联盟缺了谁都不是复仇者联盟。”Natasha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痛苦,却好像还带着点笑意。

 

“是啊。”他犹豫再三,还是把手触上了那个熟悉名字。

 

没想到Tony却先他一步,在Steve即将按下那个名字时,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Hello?”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Cap”对面那人的声音好像和离别时并无区别,然而不知是不是隔着听筒的原因,Steve总觉得那声音里好像压抑着痛苦,这让他不由得收紧了心脏,难以启齿的那几个单词被逼上了喉咙尖,似乎再努努力就能说出来。

 

“纽约需要你。”

 

噢,纽约,需要他。

 

不是Tony需要他。

 

他慢慢把那句话合着喉咙里的血腥味咽下去,一时间表情都痛苦的扭曲起来。

 

——“好。”

 

Steve很快就带着他的队友赶往了纽约。事实上如果Tony不打那个电话,他们也必定是要回来的,因为此时所有战场的战火已经全部集中在了纽约。

 

“嗨”Steve冲久违了的队友打了个招呼,他也确实如想象的那样得到了欢迎,Dr.Strange给予了他称赞,Peter为之前在飞机场对他大打出手的事道了歉,Bruce现在还是Hulk,并不能指望他有什么别的欢迎问候,给了他一个微笑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受宠若惊了(假如那称得上是微笑的话);而Natasha也就之前放走他们的事情像他们道了歉,Wanda则干脆直接站在了Vision旁边,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但从Wanda的表情上看应当是些愉快话题。

 

最后,到他们了,Steve、Clint还有Bucky

 

Tony捏了捏Bucky的金属手臂,笑着和他谈了几句闲话家常,在Bucky愧疚的说出道歉的字眼前先行打断了他。

 

“没关系,那天也是我不够冷静”他甚至还吹了个口哨“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会换一个新的机械臂给你,可别嫌弃它。”

 

接着Tony又坦然的接纳了Clint的道歉——“抱歉,像你说的,那天我恐怕是疯了,我保证在未来不会了。”

 

“你还想再来一次?”Tony用一贯的玩笑语气回到“你以为我会再给你骂我的机会?”

 

接着他称赞了T’challa的装备,和Natasha开了几句无关痛痒的玩笑,故作受伤地指着Vision和Wanda说着什么“你们居然背着我偷偷谈恋爱”这样的话。总之气氛非常好,好到让Steve忘记了一件事。

 

最后,Tony走过来冲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Cap”,说罢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假如忽略他脸上的伤,这将会是个很可爱的表情。

 

“好久不见。”

 

他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了面前那只,盯着他漂亮的焦糖色眼睛,一时间觉得似乎回到了人间。在瓦坎达的日子突然就变成了一场梦,模糊到只剩下轮廓,而分裂前的那些早该被淡忘的故事在这一刻却清晰的可怕。

 

那些过去压在他的胸口,像是闷着一口气那样让人有些窒息的晕眩。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他刚忘记了什么。

 

——Tony唯独没说原谅他。

 

当然,他也仍欠着Tony一个道歉。不过这些在此刻似乎并不重要,有更严峻的事情等着他们一同去面对。他想他们已经聚在一起了,那么那些话总会有机会说出来的,现在他们只需要面对敌人。

 

灭霸实力强大到超乎他们的想象,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就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必须要有人牺牲的战役,但恐怕他们没能意识到这个——他们几乎是全军覆没。

 

说起来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在决战之前两支队伍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都透支了体力奋战了几天几夜。还记得开头那句话吗,他们也只是肉体凡胎的普通人,让这样一支残败的队伍去打败灭霸?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第一个倒下的Clint,他用完了手上所有的箭,却仍用身体替Steve挡下了一次攻击。直到闭上眼睛前,他仍然不忘让Steve去向Tony道歉。

 

“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毫无芥蒂,我们的确欠他一声抱歉。”他眯起眼睛,用尽全力那样露出一个笑意,转头看了一眼Tony的方向,闭上了眼睛。

 

而Steve,甚至没有时间去给他进行一个简短的哀悼。

 

他轻轻放下手里捏住的已经失了力气的手,死死地咬住了嘴角的肉,才努力控制住了那些已经满上眼眶的液体。

 

他狠狠地吸了下鼻子,也转头看向了Tony方向,他刚抬起手用掌心炮解决了几个身前的人,接着转头像是是对身边的Dr.Strange说着什么的样子。

 

也许真的该给Tony一个道歉了。他这样想着,却忘了战争却永远不存在温情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的队友们一个个倒下,Natasha露出了认识以来最温柔的笑意,另一只手费力的够上了一边Bruce的尸体,和他以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永远坠入梦里;Bucky死在了灭霸的攻击下,临死前看向Tony的目光里也依然带着歉疚;Thor将浑身的雷电逼到了极致,最后筋疲力尽的伸手去碰了一下Steve的拳头,冲他小声说了句“加油”,这位来自神域的王就这样结束了自己英勇的一生,还有太多太多……

 

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们俩,背靠背像是给予对方力量那样终于又一次站成了一队。

 

“哇哦,久违了。”Tony用一个玩笑来遮盖声音里悲哀的颤抖。

 

“是啊。”Steve当然听出了那些哽咽,然而此刻他也没有心情去戳破Tony这个谎言,因为他们是一样的,压抑着痛苦,故作欢乐。

 

“Together?”

“Together.”

 

他们像是拥有与生俱来的默契,在话音刚落下的那一刻就分向两边冲过去,Tony把能量聚集在胸前,在灭霸身上狠狠留下一个洞,而与此同时,那红蓝色的盾牌也正中灭霸的头而去。他们谁也没有出声,但却清楚的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有奇怪的温情涌上Steve的心头,让他忍不住红了眼眶,像是在过去每一个夜里做过的好梦那样,他们并肩而战。

 

复仇者们用生命换来的结局至少还算不错,灭霸似乎已经被拖到了极致,在Steve和Tony的联手下不断后退,甚至没什么还手的空档。然而Steve和Tony此时体力也到了极限,更别说Tony的盔甲还在不断提醒着他所剩能量已经不多了。

 

“也许我们应该速战速决。”Tony在频道里扔下这句话后飞快的绕到灭霸脸前,甚至没给Steve一个阻止他的机会。

 

“别Tony!你不能……”Steve话还没说完,却已经看到Tony伸手把掌心炮对准了灭霸,而灭霸伸出的手下一秒也将要打中Tony。这让他神经骤然绷紧,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冲上前去,在灭霸的攻击还没碰到Tony之前先一步推开了他,自己承受下这一击。

 

内脏似乎被拧在一起,许久未曾感受过这样钻心噬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在迷迷糊糊间,他好像看见了那个金红色身影向他飞快飞来的模样,这让他忍不住牵了牵嘴角,一个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真遗憾,到最后也没能告诉Tony那些事,关于道歉,关于内疚,还有喜欢和爱。

 

Tony被推开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是呆愣的,好半天才从这冲击中缓过神来,却发现Steve已经躺在了那里,他有那么一刹那的晃神,总觉得Steve只是因为太累了,也许下一秒就会跳起来再把盾牌砸向灭霸的脑袋。然而这次似乎不是了,有疼痛一点一点涌上来,好像把他割成了两半,血汩汩地流着,他好像感觉不到疼,又好像疼到极致的麻木。这让他甚至流不下一滴眼泪,只有从嗓子里发出的痛苦的气音,简直像是在拷问灵魂那样。

 

他以为Steve永远不会死,他以为他有机会再和Steve吃一次难吃的土耳其烤肉,他以为他有机会跟Steve说一声道歉,他以为……他以为他有时间对Steve说那个三个单词的句子。然而一切都晚了,过分的自尊压死了他们,把他们逼成这副模样。

 

看啊,Tony。他在心里对自己发狠地说。看看你干的好事,看看你身边朋友们的尸体,看看这个破败的城市。

 

说对了,他从一开始就不配拥有这些,他永远会把他们搞砸。

 

他艰难的拖动着钢铁身子,凑在Steve嘴角留下一个亲吻,学着他们第一次并肩时Steve的模样,云淡风轻的埋在他耳边说:

 

——”我们会赢。”

 

下一秒,他催动所有的能量,把自己化成一颗炮弹,直直撞向灭霸心脏的位置。

 

复仇者们总会拯救世界,因为这是他们的指责所在。

 

从此,世无英雄,但和平永驻。

 

 

 

Tony在一束阳光中醒来,他躺在他工作间的大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时间有些分不清现实真假。

 

“Good morning,Sir.”

 

他听见Jarvis的声音,熟悉的让他忍不住红了眼眶。可惜眼下并不是感怀的好时间,他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Jarvis?今年是哪一年?”

“2012年,Sir

 

Tony挑了挑眉,有点不敢相信。明明在他的记忆里他带着痛苦和绝望撞向灭霸,他的队友们躺在断壁颓垣下,成为一具具冰凉尸体,然而现在似乎时间回溯,一切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他们尚未相识的起点。

 

是梦?他小心翼翼地猜着,生怕从美梦中醒来那样。

 

“Sir,很抱歉打扰您,不过请允许我提醒您,离您和Coulson探员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

 

“等等?我为什么要约他?”Tony像是被吓到了那样,飞快地打断了他的Al的话。

 

“今天是复仇者联盟第一次会议。”

 

噢,第一次会议。Tony有些晃神,在上辈子(姑且用上辈子称呼荒唐梦外的世界吧),他可是在这次会议上做了件蠢事,这也是他和Steve所有争吵的起点。

 

也许他可以改变未来。这个认知让他十分兴奋,就好像是那些游戏,他可以用这一条额外生命开启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假如他们没有从一开始就争吵,那么也许内战就不会变成两败俱伤的残局,他们可以在灭霸来临时不用等谁先放下尊严。

 

别去管这是真是假了。Tony对自己说。这个结局太有吸引力了,已经让他有些按耐不住热血跃跃欲试起来。

 

“Jarvis,订一些蓝莓。”

“好的,Sir”

 

接着他在西装和日常的帽衫中犹豫着。也许从一开始就营造一个没有距离感的形象比较好?Tony想了想,接着毫不犹豫的抓过了帽衫。

 

所以当Tony顶着一头乱毛穿着帽衫走进基地时,所有人都愣住了。也许其他复仇者愣住的原因是因为传言中不可一世的Tony Stark竟然是这样一副平凡模样,然而Steve的原因却与众不同。

 

有什么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他清晰地记得上辈子,Tony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带着不可一世的微笑走进这里,张口对每个人都是刺。然而现在的他,穿着普通的帽衫,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自如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接着落座,没有对任何人张开嘴嘲讽。

 

这……太可爱了。Steve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只有可爱这个词最能形容此刻的Tony。他不得不承认,此时他的内心像是融化了一整罐的糖那样,甜腻的可以拉起丝来。

 

“Captain America?”他听见Tony一声惊喜的尖叫,有点夸张,他忍不住在心里评价到。

 

“我可是你的粉丝,从小到大。”

“噢……谢谢。”

 

这可有点犯规了,Steve忍不住红了脸。在上辈子,是在他们成为朋友很久后他才知道这件事的,但是被动发现和主动承认很显然带来的冲击是不一样的。Steve在心里小声叫着喜欢,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没想到?Tony Stark会喜欢美国队长?”已经和Tony相处过一段时间的Natasha闻言挑了挑眉,面带狐疑。

 

“当然”Tony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扭过脸去不去看Natasha“美国队长在我们那个年代可是每个孩子的偶像。”

 

“很难想象,你还有童年。”Clint非常自来熟的和Tony已经开起了玩笑。

 

“我又不是出生就这么大,肥鸟你这是什么烂问题?”

 

吵吵闹闹的,像曾经一样。这让Steve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微笑,悄悄趴在一边打量Tony,他的眼睛落着星星,没有苦痛没有压抑,有的只是初见时吸引他的一点光芒。他笑着闭上眼睛,听着Tony的声音,心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

 

Tony一边跟Clint扯淡,一边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Steve,见他趴下去闭上眼睛,还为看不见那一抹蓝色而感到伤心,心里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努力回忆着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然而接着他就看见了Steve扬起的嘴角,这让他一下放松下来,也不由地把嘴角扬了几分,继续他的废话:说真的他可真怀念和Clint胡扯的日子。

 

“Sir,蓝莓送到了。”

“噢,谢谢。”

 

“蓝莓?”听到这个词的Steve不由得把脸从手臂间抬起来,带着些疑惑看向Tony。

 

“噢,是的”Tony避开了Steve看过来的视线,明知道一切都回到从前,Steve什么都不会知道,却还是胆怯被Steve发现了那些藏着的情谊“算是……见面礼?”

 

去他妈的见面礼。Steve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他重生以来第一句脏话。这可不是一个吃蓝莓的好季节,他也从没有在这之前告诉过谁他喜欢吃蓝莓。

 

所以一切似乎都解释的通了,为什么他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Tony,为什么他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对他表现出最大程度的友好。

 

这个认知炸开在脑海的一刹那就燃烧了所有的理智,他死死盯着那个避开他目光的小个子男人,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露骨。

 

“那个,你尝尝……?挺好吃的。”Tony被Steve盯得浑身不自在,然而他害怕他现在的回避又会搞砸一切,只好硬着头皮迎着那目光,抓起一捧蓝莓凑到他脸跟前。

 

“我吃不了这么多。”Steve看着面前忐忑的Tony,没忍住露出一个笑意。

 

“噢……”Tony露出一个了然微笑,接着在那一捧蓝莓中挑挑拣拣出一个最好的,伸手递给他。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Steve竟然直接俯下身子,用嘴叼走了那只,牙齿磕过他的手指,轻轻咬了一下。

 

“谢谢。”Steve满意地冲Tony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熟悉的温柔笑容,这让Tony的脸瞬间涨红,讲不出一句圆场的话。

 

不过还好,纵然他这样,但头脑还是清醒的。

 

妈的Rogers。他无声的冲人做了一个嘴型,掩盖住那些呼之欲出的情谊。

 

世无英雄?也许是,也许不是,但至少在此刻不是。

 

在这一刻,他们只是普通人,为失而复得的幸福而偷偷窃喜着。

 

End.

 

锤哥:讲道理开会的目的难到不是为了帮我追回底迪吗?


评论 ( 10 )
热度 ( 123 )
  1. RDJ的CE木以千肖 转载了此文字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