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跑路,感谢相逢

[方王]疆

选题选的新疆真的无敌难写了emmm

不过还是祝王杰希生日快乐~

ooc都算我的诶嘿





方士谦退役的第一件事是去了新疆。

 

一望无际的沙漠,好像有远古的驼铃合着黄沙,即使在灯影斑驳的城市,你也依然捕捉的是一缕躁动的风。

 

自然和人,黄沙刻出的人,人雕琢的黄沙,在这片边远的国土上形成了完美的融合。

 

说实话,方士谦不太喜欢新疆,在北京长大的他更喜欢北京略显湿润的北方气候,而不是新疆那样深居内陆的干燥感觉。

 

尤其在此刻,他打开的旅行日记时候,对着第一页那一行小字时,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

 

十九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王杰希。说实话王杰希长得并不差,一米八的个子,身材极好,像个行走的衣服架子,五官清俊,唯独一双大小眼,让人看了颇为别扭。

 

对于不喜欢王杰希的方士谦来说,这种缺陷就更明显,他直接忽略了他出挑的个头,不差的容貌,王杰希全身上下好像只剩下一双大小眼那样,让他张嘴就是嘲讽。

 

“喂,大眼儿?”

 

他总是这样喊王杰希,可王杰希从不在乎,任凭他如何过分都平静的不置一词,无喜无悲。

 

思绪至此,他忍不住笑了笑,手下在笔记本上飞快的画了个王杰希的火柴人,尖尖帽子和大小眼,他忍不住对着这个小人笑出声来,不知是笑自己的幼稚,还是笑王杰希的形象。

 

他不喜欢王杰希,讨厌他抢了林杰的王不留行,还抢了林杰的位置,更讨厌他平淡不置一词,让人看了就心烦。

 

最烦的,大概就是王杰希那诡秘莫测的魔术师打法。

 

诚然,这为微草赢得了瞩目。然而王杰希那不知道装着什么的脑子里,永远能爆发出不一样的思想,让你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别提与他配合。

 

“王杰希!你以为你是一个人在打比赛么?”他不知道第多少次这样在复盘中公然挑衅他,除了讥讽,更多的是愤怒。

 

林杰给他的东西,这样的珍贵,这个人却一点都不知道爱惜似的。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团队,小队长。”“小”字咬的极狠,像要把王杰希撕裂在牙尖。

 

然而骂归骂,生气归生气,他还是要做他联盟里的模范奶,努力揣摩王杰希的意思,判断他哪些是操作,哪些是失误。

 

可是下一次的比赛,他明显觉得不同。王杰希没有了出其不意的招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普通魔道学者,在赛场上翻飞起伏,却再也没有突然的贴脸和诡秘莫测猜不透目标的星星折线。

 

他好似突然把魔术师埋葬了那样,再也不碰一分一毫。

 

团队赛打的格外顺利,微草久违的胜利就这样被捧在手里。其他队员围在王杰希身边欢呼雀跃,而王杰希却还是那样,神色淡然,不喜不悲,唯有一点嘴角的上扬昭示了主人的好心情。

 

方士谦站在喧闹的人声外面,心情烦躁。他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是生气他再也挑不出王杰希的毛病,还是生气王杰希这样的性子,好像把全世界都扛在肩上。

 

他不知道。

 

王杰希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实现了转型,他又做了多少准备才舍弃了他的魔术师打法和荣光。这些他都不知道。

 

对于王杰希,他从没了解过。

 

张口就是讥讽的他,第一次在复盘时认真听而没有挑刺,他瞧着王杰希晕在晨光里的轮廓,忽然的他就放下了所有的不满与矛盾。

 

他决定从这一刻起,与王杰希并肩而行。

 

五赛季时,他们夺得了第一个冠军。当所有队员站起来欢呼呐喊抱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还是如很多年前那样站在人群外面,神色平静,嘴角一丝笑意。

 

方士谦觉得很多年前那种烦躁又裹上了心脏,甚至更强烈,更让人难过。于是他拨拉开欢呼的人群,一把勾着王杰希的脖子把他往人群里带:“嘿!老王,我们赢了!”

 

王杰希起先有些迷茫,甚至还有一丝的愤怒,然而在听到这句话后,眼睛里突然散了这些情绪,只留下喜悦,像烟花一样倏忽炸开。那样的夺目,值得方士谦记一辈子的美丽。

 

“是啊,我们赢了。”

 

晚上的庆功宴,队员们三三两两喝倒一片,王杰希也以“大家辛苦一个赛季,应该狂欢”的理由没有阻止队员的狂欢。因为这个原因,大家也比平日里要更加放到开,给王杰希灌了不少酒,纵然他酒量不小,却也难以招架这样的攻势,红着脸趴在桌上,一脸无害模样。

 

方士谦坐在他旁边,不由自主的就露出一丝笑容,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带着他不敢承认的情愫。

 

也许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王杰希并没有拍开这双作怪的手,任由它顺着脸到达柔软的头发,在那里揉了又揉,他只觉那双手分外温柔,让他忍不住就放下了所有的严肃和戒备,放下所有的负担,肆意的弯起嘴角,一个满足的笑意。

 

“方士谦,”开口的言语却依然冷冽而清醒,几乎让方士谦怀疑她是不是在装醉“你退役了想去做什么啊。”

 

退役?方士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王杰希这跳跃的思维。退役对他来说还是个太远的词,他从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那么王杰希呢?他突然有些慌张。王杰希什么意思,他打算要退役了么?他还能打很久,会因为什么让他动了这样的念头,是埋葬了魔术师的压抑?还是别的什么。

 

一时间思绪翻动,心跳那样的快,像装了一面鼓,在那里咚咚作响。

 

“我退役了就想去旅行”王杰希根本不等他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先去新疆。”

 

“沙漠,雪山,冰河,草原,什么风景都看过了之后,再等一个爱人。”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直直望进方士谦的眼睛里,看得方士谦心头一震,几乎要溺在那片星光里。

 

哪怕此时万念成灰,心如刀割,他也依旧只想沉溺在王杰希的眼睛里,什么都不管,就这样一辈子也好。

 

杰希事后婉转地问过方士谦他是否在那天喝醉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方士谦只是笑着摇头:“老王你醉了之后可老实了哈哈哈”

 

于是王杰希也不再问,谁也不提这件事,那天晚上没有谁言语成刀,也没有谁死了一颗心。一切照旧,一切完美。

 

第七赛季,方士谦退役。

 

在休息室里,他又想起五赛季那个晚上他的担惊受怕,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到头来他还是比王杰希更早的离开了联盟。

 

不是他不想再打,而是再打下去,心头那只猛兽就要冲出来了。他害怕他控制不住那些已经疯狂的情绪,害怕它们伤了王杰希,毁了他的前程似锦。

 

王杰希会有一个在雪山,沙漠,冰河,草原的未来,还有一个漂亮而娴静的女子,至少是能配得上他的温柔,等在遥远的那片黄沙里,等着他去相爱。

 

这些是他无缘涉及的未来,既然无缘,还不如早早地断了念想。

 

他叹了口气把队服胡乱塞进包里,刚准备拉上拉链时,王杰希推开了休息室的门,两人都一愣,相顾无言,空气都凝在了一起。

 

半晌,王杰希走过来,把他揉成一团的队服翻出来叠整齐再塞回去,方士谦伸手打断了人继续的动作,把包拿过来缓缓拉上拉链,抬头冲王杰希说:“再会了,小队长。”

 

他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地叫他小队长,心平气和地背上包,脚步从容的往门外走去。

 

“再会”王杰希在他身后低低地说“前辈。”

 

他的脚步像是被谁绊住,心头疼痛此时来的尤其明显,他却不敢回头,不敢再看王杰希一眼。

 

他退役的第二天,就拉着行李飞往新疆。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也说不清,大概只是想先看看王杰希向往的风景,再假装他是那个值得他托付深情的人,姑且骗骗自己

 

大概就如他笔记本第一页那行小字——“我爱你。”

 

一样的深情。

 

王杰希在他的第十年退了役。方士谦是第一个知道他即将退役的消息的,因为王杰希在十三赛季的最后一场开始前就给他发了消息——“前辈,我要退役了。”

 

他们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乍一看到这句话,方士谦整个人都有些错乱。那些曾经沸沸扬扬的感情在此刻又滚动起来,让他难以抑制的开始想念。

 

“恭喜啊。终于可以休息了。”他压下所有情绪,回了他一句。

“要不要一起去新疆?”王杰希的回复来的很快。

 

新疆?方士谦一时间觉得心跳都快了几分,看了许多遍,才敢小心翼翼地回一句:“为什么?”

 

他摒着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生怕错过王杰希地一条消息。

 

王杰希这次沉默了许久,让他的心跳几起几落,血热了又凉,终于,他等到王杰希的那句话:

 

——“沙漠,雪山,冰河,草原,很多风景。还有你。”

 

还有你。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木以千肖 | Powered by LOFTER